猛料阿Sir講古——冧把

  報章報道說香港監警會主席梁定邦大律師對於有警員,尤其是「速龍小隊」在執勤時沒有佩戴識別號碼,他說已於六月十八日要求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正經」處理。他指出,根據規定,員佐級至沙展在執勤時,需佩戴識別身份的號碼,警官級以上則要佩戴官階資料,「呢個係問責制度,人哋去執勤時,知道呢個係咩人。」他表示雖然盧偉聰已處理了,但直指「未如理想」,「呢個係重要原則,一定會跟進」。

  我不評論梁主席的說法和根據甚麼規定。警察在不同情況下執勤時,是否需要展示及如何展示識別身份號碼(冧把)或官階資料是一個值得討論的課題,即使是需要展示亦應考慮不同因素,包括行動上的可行性和執勤人員及大眾的人身安全等等,相信世界上先進國家亦有不同和符合實際情况需要及情理的做法,而面對的是一些蒙面和身份不明的人肯定是一個新挑戰。

  回說歷史和起源,香港自開埠初,所有公職人員和一些公及私人機構僱員,都有一個職員編號(冧把)用作識別身份。警隊自一八四五年成立以來,和其他公職人員一樣,每位警察都獲分配一個冧把,供身份識別(香港警察在一九七五年前是沒有身份證的)及內部行政用途,以往在文字處理未發達時,每人都用一個代號方便處理個人資料和統計等。

  在十九世紀初,為處理不同國籍及招募來自不同地方的警察,在他們的冧把前加上A、B、C、D及E來識別,A代表英國及歐籍、B代表印度籍、C代表本地廣東籍,而D代表在一九二○年代在山東威海衛招募來的警察,而E是由蘇聯因十月革命逃到中國後加入香港警隊的白俄羅斯人(下圖),因警員和警長在每一警區都是人數較多,為方便高級警長(咩喳,一九七二年後改制稱為警署警長)和警官級管理,以及容易和於短時間認識該同事,便在制服上掛上冧把。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香港警隊重新運作,為了方便內部行政,把冧把重新分配給不同國籍或部門警察,這時取消冧把前的英文字,1-2500號給廣東籍警察、2501-3000號給來自北方的、3001-3300給印度籍及3301-3500給衝鋒隊,後更將一些分給水警及女警等。警長以上的因人數不多,雖然都有冧把,但不用展示於制服上。

  由於今天文字處理的發達及尊重個人權利,警察在制服上展示冧把已不合時宜及帶點侮辱,而香港其他紀律部隊亦很早沒有展示冧把的做法。

  所以應趁此機會檢討及廢除展示冧把在制服上的做法。如需要展示,相信用姓名加官階更合適。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