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美麗與智慧」的集會

  我加入警隊前,第一份工是做航空貨運的,每日出入啟德機場,和各航空公司均有接觸,在那大英帝國殖民地和普遍貪污年代,英國航空公司取得種種特權,包括領空使用權,飛機泊位和佔據機場最方便及有利位置等,但本土航空國泰都不甘示弱和英航在各方面爭一日之長短,在種種不利條件下,國泰仍在很各方面都勝過英航。

  在那一般人希望一生能搭一次飛機的年代,搭飛機是一件大事,機上所有物品都是值得收藏及送禮的佳品,仍記得那時一位從美國坐了多天飛機回港的親戚,在探望父親時,禮物就是飛機上的一套刀和叉餐具,今天回想可能有些可笑!

  從那時開始,已特別注意國泰航空公司,印象深刻是那時國泰空姐(女空中服務員)特別是比英航的年輕和漂亮。國泰是香港第一間提供民航服務的公司,國泰的中文名亦和中國有很大關係,Cathay源自Khitan(中文為契丹),契丹人曾長期是中國北方的霸主,遼朝(公元九○七至一一二五年)就是由他們建立,歐洲人最初和中國接觸是在北方,所以他們稱中國為Cathay。國泰航空於二戰後在上海創立,後遷到香港發展,取名Cathay Pacific Airways Limited 意思是中國與太平洋之航空公司,而Cathay(Khilan)讀音接近國泰民安的國泰,故取名國泰。

  當差後,除了出外經常搭國泰和有很多外籍同事的女朋友或妻子都是國泰空姐外,已沒有其他接觸了。直至一九九三年一月國泰空中服務員因超時工作及人手不足與管理層談判,空中服務員工會呼籲會員不加班,結果三名牽涉的服務員被解僱,引發罷工,行動於一月十三日開始,最多曾有三千名空中服務員參與,罷工、進行及靜坐由啟德機場轉至港督府(現今的禮賓府)門外上下亞厘畢道,數百至上千名美麗空姐在此席地而坐/睡,在此化妝,噴香水及搭起小帳幕做他們的香閨,一時間,中外美麗空姐雲集港督府外,引來很多人來看美女奇景,我當時駐守行動部,一時間這麼多女性一起,靜坐抗爭,亦是香港史上第一次,如何處理都是一頭痛問題。幸好,她們非常和平,我們每天巡經都有說有笑,雖然對這區做成阻塞,在港督府外,亦有礙觀瞻,但我們知道她們由兩位當時的立法局議員協助,正與資方談判,希望她們早日有結果,和平散去。

  但談判僵持,有一天下午,突然收到上頭指示說當天晚上要清場,因集會已久,不想影響港督府形象。在此留守的全是空姐,如要清場,需要很多女警協助,相信大家都「姐手姐腳」,需要時間一定長。結果只有兵分多路,一方面集合港九新界的女警,另一方面「放料」給兩位議員及一些外籍同事(他們的女朋友都在其中)說我們晚上會清場,希望她們能及早和平散去。

  結果,策略非常成功,不費一兵一卒,空姐們在傍晚清理現場,和平散去。而在警察總部候命的百多位來自各區的女警,享用了我們準備的揚州炒飯或鮮茄牛肉飯後,便各自返回自己工作崗位,結束一場香艷的集會。 空中服務員亦於一月二十九日與資方達成協議和平解決該勞資糾紛。

  警務處亦檢討如何有效處理隨著女性就業和地位提高,她們參與社會運動相應提高帶來的影響及處理方法。

前高級警司/警察博物館諮委/通識研究碩士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