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Tango大隊

  香港在八十年代後期,特別在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九日國務院總理趙紫陽與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於北京簽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簡稱《中英聯合聲明》——「收回香港(香港島、九龍和新界)是全中國人民的共同願望,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決定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聯合王國政府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將香港交還給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後社會運動增加,殖民地政府管治時日無多之際,開始開放言論和容許遊行示威集會等,讓很多人為不同目的上街,不像過往社運以男性為主,隨著女性社會地位提高,愈來愈多女性參與社動,參加不同形式的遊行、示威、靜坐和集會等。

  由於過往很少女性參與社動,專門負責人群控制的機動部隊(藍帽子PTU)只有男性隊員,女警只需接受一至兩周基本人群控制訓練,有需要時,支援全男班的PTU。

  隨著多女性參與社動增加,首連(Company)全女班於一九九二年六月組成,名為T大隊(Tango Company),和藍帽子架構一樣,分為四支小隊(Platoon)由一女警司及一女總督察指揮。她們與一般藍帽子大隊不同之處是她們只是臨時抽調自願性參與,訓練後返回自己原本的工作崗位,有需要時才召喚重組(reform),擔任額外的特別任務,T大隊曾參與很多大型行動,包括遊行示威集會的維持秩序工作,搜查當時的越南船民營及後押送「強制性」遣送船民計劃乘飛機返回越南等工作。

  擔任全職PTU及直接加入的女性警務人員要到一九九六年八月才有,當時有兩位女督察加入,成功完成訓練及進駐警區。她們的成功經驗伸延至女警員,於一九九七年一月第一批十六名女警員加入全職PTU,而於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有第一位女性指揮官(Company Commander)警司加入。自此,PTU不再是全男班的天下。

  PTU營房等設施亦作相應改動,加入男性禁地的女性營房,很多男廁所改為女廁所,初期有些女廁仍有尿兜。最重要還是在訓練時作出相應的調整,值得一提是在穿愈高牆障礙訓練時,男隊員和教官獲指示協助女隊員越過障礙時,需承托女隊員的腳底部份,而非臀部或上身其他部位。女隊員的頭盔更貼上一條橙色的反光貼,以茲識別為女隊員。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