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鍾逸傑(鍾叔)

  前布政司鍾逸傑爵士(1927-2019),很多與他相熟的新界鄉紳和公務員稱他為「鍾叔」,他亦樂意接受這個親切的稱呼。

  鍾叔出生於英國薩西克斯郡(Sussex),一九五七年來港任理民官,之前在英屬馬來亞服務,官拜馬六甲亞羅牙也縣(Daerah Alor Gajah)民政署長,直至馬來亞於一九五七年脫離英國獨立。他曾學習閩南語,並以閩南話音取其中文名為鍾逸傑。一九六七年任副新界民政署長,一九七四年任新界政務司,直至一九八一年升任政務司。在任新界政務司期間,負責推行沙田新市鎮計劃,對新界事務非常熟識並與鄉紳建立深厚感情,一直是鄉議局的老朋友。一九八五年升為布政司(現稱政務司司長),在其任內,港督尤德爵士在北京突然逝世,他出任署理港督直至衛奕信接任港督,他於一九八七年退休,之後曾出任多項公職,其後在私人機構任董事職位。

         他於一九七三年獲香港足球總會主席霍英東引薦,以足總副主席身份訪問中國,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首位英籍港官訪華,從此與國內高層領導建立長久友誼。在香港回歸過渡期,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七年獲內地委為港事顧問。他退休後不但沒有和太太返回祖家,卻成為「親中」的英國人,被一些英國人指為「英奸」,甚至「叛國」。他對末代港督彭定康的表現及政制方案很有意見,很多傳聞說他們不和。

         除了政績外,鍾叔的居所曾引起關注。他於一九七四年升任因新界鄉民與政府就土地問題爭拗增加而開設的新職位新界政務司,便入住建於十九世紀初原北約(大埔、沙田、上水、粉嶺、西貢、元朗和青山)理民官的官舍,名為Island House(中文稱新界政務司官邸),直至他一九八五年升任布政司才遷出,後列為法定古蹟,為殖民地政府租借及發展新界留下一些痕跡。該古跡現交予世界自然基金會使用。

         一九八七年,鍾叔六十歲退休,離開公務員行列,搬離政府宿舍,一向喜歡新界郊外的鍾叔夫婦便在新界四處尋找,最後在青山道找到一間已荒廢多時雜草叢生但能看到海和對岸小島(右圖)的泳屋,原為在二戰時曾於中國戰區擔任救護工作的香港名醫李裕意,後來找到李醫生居於加拿大的後人,結果以一百四十多萬元購入,經修葺及種植花木後命名為「龍景」Dragon View,由風水師擇日於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十一日下午一時入住。

         鍾叔夫婦很喜歡「龍景」,在這生活亦非常寫意。但因配合新界西北發展而增加的交通量,需要擴闊青山公路,而「龍景」一帶很可能被收地及移平。終於二○○○年尾一天,鍾叔夫婦在屋外一棵樹幹上發現貼上一政府告示說「龍景」將被收回,面臨愛宅被收回及拆卸,鍾叔說﹕「非常悲傷,但不憤怒,政府選擇了最具成本效益的路線,『龍景』不幸位處其中。」他們於二○○一年搬出。

         「龍景」被拆,很多人聯想為「彭定康」的報復,更有一張漫畫載於鍾叔的回憶錄「石點頭」(Feeling the stones︰ Reminiscences by David Akers -Jones)畫了彭定康開着推土車去拆「龍景」(左圖)。

         鍾叔夫婦已走,他們的貢獻和感情永留香江。

前高級警司/警察博物館諮委/通識研究碩士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