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跌落鹹水海」

  轉眼又是送豬迎鼠年,急景殘年的日子,每年到了這個時候,都有很多公眾活動需動用大量警力,包括正規和輔助警察,以往在過農曆年的幾天,由年三十至年初三,很多同事都需要工作,沒有假期與家人和朋友共度新歲,後來在九十年代,管理層引人較人性化的做法,規定盡可能安排一天假期給各人員與家人朋友慶祝新年。

  以往主要年宵花市在維多利亞公園,我亦在此當了十多次年宵花市更,每次都是直至大年初一早上才下班,拖着疲勞身軀回到家時,已是年初一中午。雖然維園年宵市場現在仍是最大和最多人喜歡逛的,但由於不同原因,年宵市場和花市已遍地開花,各區都有。另一方面,多項小習俗和小眾活動現已成為每年過年的本地盛事,不但是當晚當天各傳媒的頭條新聞,更吸引旅客專程來港參與,除了舉辦賀歲波(足球)、花車巡遊、放煙花和跑馬外,相信最多人參與的是年三十晚的黃大仙祠上頭炷香拜神,初一及二林村許願樹拋寶牒許願,以及初三的沙田大圍車公廟拜車公和轉風車。

  這些活動在短時間內需要大量人手協助人群管理,除此之外,過往經驗及統計發現在過農曆年前或後,罪案和打劫珠寶金舖都會增加,因盜賊小偷需要現金過年,而亦多了人攜帶大量現金在街上方便購物,雖然多了人使用電子和信用卡結帳,但如購買金飾、海味乾貨等仍主要使用現金,過年前後都需要增加人手巡邏購物區金舖銀行等,叫「冬防更」(High Risk Premises Patrol)。為免假期後有大量在該期間工作的人員需要補假及積壓過多補假,如警區有盈餘,可發放超時工作津貼(DSOA,Discipline Special Overtime Allowance),但不是人人都有DSOA的,警司以上是沒有的,通常逾時工作都叫「跌落鹹水海」,亦有很多同事不喜歡DSOA的,選擇補回假期,因希望多一些家庭生活,好一些的生活質素(Quality Life),因平時輪更已與家人少見面。輔助警察,更因法例規定每天(二十四小時)只可最多領取八小時薪酬,額外的亦是「跌落鹹水海」。

  DSOA的薪金又不如一些行業在假期或晚上工作的雙工或三工等,只是平常工作時薪的一半左右,亦有上限,限制很多,又會影響年假等,而一些「候命工作」則只得一種叫「候命津貼」(Standby Allowance),時薪更低。很多人誤會他們很喜歡申請逾時津貼,但實際不是,因平時工作已很辛苦及體力消耗嚴重,身上的裝備和不停在街上巡邏或企,受不同天氣之苦,是不易捱的!

  所以很多人員希望能選擇準時放工,多過申領這類有血有淚的「津貼」;如獲免費飯盒供應的更代表那一小時吃飯時間都沒有了,狼吞虎嚥後繼續工作。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