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陌生的家—香港

  香港是吾家,喜歡每半年四處走走,看看熟識和曾經駐守的地區,又到曾就讀或工作的大學看看,到喜歡的酒樓餐廳飲杯茶吃個包,影一些有趣東西及人民風景作記錄。

  一如以往,去年年尾十一月背了相機和拿起速記簿到處走,早上在街頭見到上班一族,比以往早出門,人人行色匆匆,輕裝上路,很多OL穿上輕便鞋或運動鞋,在巴士站見很多人眉宇間展露苦惱之情,亦有拿起電話報平安或請假等!

  馬路上不見分隔人車的欄杆,很多不翼而飛,有些加上一些反光橙色膠帶,警告勿近。走到港鐵站,入口仍有火燒焦味,入閘機套上保護布,閘面顯示屏不再顯示了,入到閘已幸運,有些閘口只見職員手持手提入閘機供人「嘟」 ,入站後,有學生和穿黑衫者高舉紙牌和大聲叫,聽不到叫甚麼亦看不到搖晃的紙牌寫上甚麽,列車到站即上車,有人阻礙關門,有乘客很忍耐,垂頭默不作聲,不久有警察到來,很奇怪有乘客向警察說︰「我們不需要你幫忙!」最初誤以為他們是同一批人,其實不然,警察和港鐵職員很快把阻礙關門的乘客請了下車,列車開動,眾人繼續垂下頭看自己手機或閉目養神,廣播中聽見很多站不停及晚上提早收車等,到站時見一些穿校服的男女學生不付費跳閘,斯斯然離去,各人好像甚麼也看不到,繼續自己的行程。

  出閘後見牆上噴了很多字,「時代XX、XX香港」等字句,走出馬路,又見護土牆上及天橋下被噴上字句,有不少錯別字,為何香港中英文水準去到如斯不濟地步。過馬路到我喜歡的茶餐廳,交通燈不見了,各人選擇在不同區域「自由」地過馬路。入到茶餐廳,叫我每次都吃的新鮮出爐菠蘿油和絲襪奶茶,伙記熱情招待,但不見了平時臉上的笑容及暢談時事的習慣,菠蘿油和奶茶送到面前,為何沒有牛油鮮味和新鮮麵包的香氣,喝口奶茶,嘗不到平時的香滑,茶餐廳熱鬧又不及平時。對面的一些銀行及商舖裝上一道道木板或鋼板營業。

  翻開報紙,我突然感覺香港變得陌生,為何人人變得沉默忍耐,很多事情明明看到,扮作看不到!希望只是甜睡中一場短暫的小噩夢!醒來可以尋回熟識的家—香港。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