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蛇齋餅糭

  全球發生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中國人吃野味又成為熱話。略有旅遊經驗的人,都知吃野味在世界不同民族都有,特別在肉食未有充裕的時期,野味是主要蛋白質和營養來源,直至今天,很多皇室貴族仍有打獵和吃野味獵物的習慣。在食物較貧乏地區,野生動物包括猴子、龜和雀鳥仍是很多人的主食。

  今天香港,吃野味幾乎成絕響,仍在街上找到的,僅有蛇,亦因疫情影響,少吃為妙,很多「蛇店」或以蛇羹為招徠的,都關門大吉。在銅鑼灣波斯富街被食評米芝蓮等推介為必吃及打卡點的「蛇王二」,於四月底租約完結後結業。仍記得我在灣仔駐守的八、九十年代,這店座無虛席,每天賣千多碗蛇羹,曾試過只在秋冬吃蛇季節才開門營業,其他日子為貨倉,不開門。

  在六、七十至九十年代初,相信是香港最多蛇店和吃野生動物最興盛的時期,大街小巷都有蛇店賣蛇湯和蛇羹等美食;連街頭小販都以酒樓熬湯後剩下的瘦肉加上一些木耳絲拌以味精生粉水,在街上充蛇羹出售,一樣受普羅大眾歡迎。

  大少酒樓於秋風起後(所謂秋風起,三蛇肥(飯鏟頭、金腳帶和過樹榕蛇),推出蛇宴,包括有蛇膽酒、蛇羹、炒蛇絲、藥材炖三蛇、炸蛇丸、蛇肉炒飯和蛇汁(湯)浸雞及菜等,更有蛇王(捉蛇師傅)表演玩蛇技巧、為毒蛇脫毒牙、生取蛇膽和取鮮蛇血,供客人享用。

  有些較出位的更推龍虎鳳(蛇、貓及雞肉)宴和蛤蚧佛跳牆等風味菜式。八、九十年代老饕最愛的有荃灣蛇王牛,每年只在深秋和冬季做野味宴,其他時間都在加拿大歎世界!

  八十年代有區議會選舉以來,蛇(宴)是「香港選舉四寶」之一,「蛇齋餅糭」 是各黨派政治動員的一項特色,缺一不可!

  我最懷念還是八十年代駐守衝鋒隊時(今之大館),我們在營房大樓北邊走廊舉行蛇宴到會,由位於堅道的筵席專家供應,在後樓梯點起紅紅火爐在大鑊翻熱蛇羹等,北風凜冽,同事和家人相聚享用蛇餐,樂也融融。

  我最感窩心的,還是在寒風刺骨日子在大館,沒有暖氣和「冬涼夏熱」的辦公室工作時,同事送來上環蛇王林的蛇羹(配本地新鮮檸檬葉絲與菊花)和中環蛇王芬的蛇汁雞鴨潤腸飯(淋上頭抽),今天想來,仍暖在心頭!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