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幾回味—金門和天地人茶餐廳

  每次經過香港仔西安街金門(茶)餐廳,急不及待入去飲杯出名的奶茶(調查發現咖啡因全港最高)和吃個熱辣辣的蛋撻(比肥彭蛋撻味道還好) 或新鮮出爐的雞尾包、菠蘿包,墨西哥包等,姓詹的老闆經營五十多年,全盛時期在香港仔大道有一間專賣麵包餅食的,門外常有一條長人龍,他因年邁,二○一七年中起交新班子接手,近日因疫情爆發影響,於四月四日結業。集體回憶又添一員!

  在我們七八十年代入黃竹坑警察訓練學校受訓,還未有香港仔隧道,交通不便,所以香港仔是同事經常到的地方,尤其是在周日晚回學堂前,學堂要寄宿,(那時其實是禁閉式,在訓練期間不想學員與外界接觸而分心),好彩不犯規才可於周六下午出來,周日晚回,在金門餐廳吃過晚飯,拖着不願意及掛念屋企的身軀,返回學堂,那裏的麵包餅食亦是糧食補給的一種,是那些年警察的美好回憶。

  另一間因地鐵發展南港島線,政府二○○七年收回黄竹坑邨而湮沒,在邨內的天地人茶餐廳,學堂寄宿,除得班主任許可,不可踏出學堂半步,一出大閘便當 「走雞」 ,後果嚴重,甚至被革職。但學堂伙食包括那合作社(後稱順泰園)的食物都供應有限及質素一般,只足飽腹,如能夠吃餐蛋麵及炒粉麵飯,是學堂寄宿生涯一大樂事。當然如有同學家人住附近就方便得多,可代購消夜等食物,以祭五臟廟。但又有多少人家住附近呢!那時唯一有外賣送及食物切合學警需要便是天地人餐廳了,該餐廳可送各式各樣食物包括炸雞腿,炒粉麵飯以至甜品到閘口接收,如同學有特別喜慶,包括那星期沒有被教官責駡等,可外賣燒肉,白切雞和燒鵝鴨慶祝一番,天地人(餐廳)是七八十年代在學警一定認識的美食天堂,各人的集體回憶。

  不可不提的是,現今我們只要用手機,但在七八十年代,手機話還未發明,打電話叫外賣要到電話亭排隊,因學堂只得二座電話亭,每亭一部電話,排隊打電話隨時用上數小時,所以亦有一些較富裕的同學,為免排隊,周日晚安排全星期晚上的 「加餸」或「消夜」,在艱辛和充滿恐懼的訓練環境平添不少色彩。

  如須養家的則只可偶爾加罐五香肉丁或午餐肉獎勵自己,那鐵罐更製成煙灰缸,供吸煙同事上課時使用。現在此情不再,這些味道和有趣事物,永遠留在美好的回憶中。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