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李樹芬醫生回憶錄

  父母師長教導「書中自有黃金屋和顏如玉(解美麗的女子)」,自少居於離島,到市區上學每天乘搭三小時多油麻地小輪,利用這段時間在船上看書。

  自少有機會涉獵不同領域書籍,雖不至愛書如命,但不可多天不看書,直至今天,除了去圖書館外,一有空閒總喜歡去不同書店「打書釘」及購買喜歡的書籍「珍藏」,有朋友說看這麼多書未必在生活上有用,我時常抱著一個「學到用時方恨少」的態度,這是真的,我做警察時,不同領域的知識都是用得上的,特別是我做「談判組(俗稱談判專家)」時,不同知識可同不同背景的人打開話匣子,避免「話不投機半句多」。我後來做歷史研究更發覺更用得着,因當年看過或和人談過的,可能成為日後探索圖普,好像偵查案件。

  記得十多年前,研究一九四一年日本人侵略香港及對香人影響的小故事,我喜歡用小故事去拼湊成較完整及可讀性高的事實。鑑於不同原因,留在圖書館和民間資料十分缺乏。幸好七十年代駐守跑馬地警署,聽一位養和醫院資深職員講及日軍入侵,首任院長李樹芬醫生如何保護醫院及防止日軍對女護士作出獸性行為,但李醫生在我到訪醫院時已去世十多年,幸而從職員得知他曾出一本回憶錄。

  在舊書攤找到這絕版於一九六五年一月,名為《香港外科醫生——六十年回憶錄》的書,李醫生用十三章節來講述他的一生,加入同盟會及參與孫中山先生的革命,推翻滿清政府;由第七章起,他憶述與入侵香港日本軍官的接觸,日本人在港成立的「慰安所」及暴行,他驚險逃出日本人魔掌到自由中國的艱苦歷程,和平後回港發展及對香港及世界醫學的貢獻,不但是其個人回憶錄,也是一部近代中國和香港的寶貴歷史,很多年前被中央圖書館收為珍藏,不可外借。

  去年,得李樹芬醫學基金會及養和醫院集團協助,由商務印書館(香港)再版此書,將李醫生為社會獻出一生,其一生風波起跌,盡錄此新版書內。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