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沙理士—香港市長/體育沙皇

  沙理士Arnaldo De Oliveira Sales,葡萄牙裔港人,一九二○年在廣州租界沙面出生,八歲移居香港並受教育,事業有成,剛走完其一百歲人生馬拉松。自二戰香港重光後活躍於政壇及體育界等不同組織數十年。

  一九五七年被委為市政局議員,一九七三年主席改由互選產生,他成為首任主席,連任至八○年代初,有「香港市長」之稱。任內建樹良多,今天很多市政設施及建築物紀念牌匾見其名字,各區街市和伊利沙伯體育館等都在其任內籌劃興建及主持揭幕。今天大家享用的「市肺」九龍公園,本是「威菲路(摩羅)兵房」,六十年代初軍營搬遷,地皮交回政府,政府打算將之改作商業用途,時任市政局議員的沙理士力排眾議,推動及成功游說政府把這大片土地闢為公園。

         他自少熱愛體育,相信運動帶來積極人生,畢生致力推動體育,一九五○年代成立自己公司,次年協助策劃成立「香港業餘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一九五八年推出「體育節」,後來在全港推動「全民運動」﹔一九六七至一九九八年任香港業餘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現已改稱「中國香港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會長,服務體壇﹔他常帶領香港代表團於不同國際綜合項目運動會出賽。

  最為人津津樂道及有膽識的事件是在一九七二年慕尼黑慘案中隻身救出港隊成員,九月五日清晨巴勒斯坦武裝組織「黑色九月Black September Organization」突襲奧運會選手村,殺害以色列運動員及教練後再挾持人質,由於香港的英文名稱以「H」為首,住在以「I」開首的以色列Israel隊上一層,兩名港隊代表未及時逃出而被困,團長沙理士不住在選手村,但他得知事件後立即趕到,警察擔心其安全及他在國際體壇的地位恐被挾持作人質,因而不准他入內,但他在副手與警察交談之際,偷偷走入選手村,並親自與黑色九月領袖談判,表明香港與此事無關,更與領袖前往港隊房間,他以廣東話叫隊員開門, 並帶領他們平安離開,使他們倖免於慕尼黑慘案中罹難。

  沙理士被譽為「公職王」,不僅是本港體育發展的傑出貢獻者,更透過服務市政局、房委會、《基本法》諮委會和其他公職,提倡多項社區發展,貢獻無論在本地和國際社會,都受到各地政府及相關組織的廣泛認可。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