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警察臨牀心理學家

  警隊一哥鄧Sir早前接受四位資深傳媒人訪問,其中一位曾任前線記者主持人問︰「經常見到一些前線警員在執法時被無理辱罵,特別是一些較年輕和入職較淺的,如何訓練他們忍受這些無理取鬧呢?」一哥說,警隊這方面很有經驗,有多位臨牀心理學家協助訓練及「解憂」,特別近期一些同事因執法致家人被起底等。

  在電視和戲劇時常見到「心理醫生」稱謂,實際上是分開「臨牀心理學家」和「精神科醫生」的。前者用科學認證的心理療法去處理情緒困擾和心理引發問題,主要以對話方式去處理情緒及提供解決方向。

  警隊早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引人臨牀心理學家提供服務,服務範圍愈來愈廣,還記得當時接觸第一位臨牀心理學家譚金愛女士,她來到我駐守的衝鋒隊為人員講心理課,那時香港是相當創新和有前瞻性的,她講很多理論和方法例如執法時的同理心和了解對方感受等都相當有用,提醒大家「男兒流血不流淚」的理論很多時候是不正確的。後更擴充成為一個「心理服務課」,多年來和他們有很多合作,包括處理一些同事的健康問題和協助處理人質危機,分析犯罪者心態,展開談判,減少動武去化解危機等。

  警察臨牀心理學家都是非常專業和經驗豐富,熟悉各種輔導技巧,對人的性格、壓力、情緒及精神健康問題有深入理解,最重要還是他們了解警隊運作及文化,明白人員的心態處境和困難。

  除了開槍後是必須會見警察臨牀心理學家,其他大都是自願性質,資料保密。他們不定時舉辦講座推廣「平衡與智慧」。

  一生中總有機會面對不同問題而被困其中,應保持開放的態度去尋求臨牀心理學家協助是沒有甚麼大不了。很多同事接受輔導後有不同心聲,包括(一)心理學家的見解、說法、方法等可以使一個問題有多角度,可以打破自己的牛角尖。(二)有心理有壓力時,不妨向心理組尋求協助,好比有病看醫生。(三)一位警長因管教子女和臨近退休感到很大壓力,經心理輔導後,他不但對自己的擔憂有較理性的了解,亦學會了如何有效地減壓,使生活更精采。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