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大SIR與飛哥

  香港政壇兩位元老級人物先後離世,人稱「大Sir」的鍾士元(1917-2018年)和「飛哥」的李鵬飛(1940年-2020年),他們亦師亦友,用師徒形容二人不為過。

  早於一九七八年我們成立警察員佐級協會時,已邀請大Sir任顧問及會長,他洞悉殖民地政府在一九六六及一九六七年暴動後管治的改變,警隊面對的困難和改變,員佐級不應像以往般被動,啟發我們主動爭取自己合理福利和權益才是上策。他的見地應驗於近年的議事廳,以往想法是依法辦事,遠離政治自然有人照顧我們的福利,這想法大錯特錯,求人不如求己,運用自己影響力才有機會爭取到應得的,否則只是徒然,可見近年員佐級協會主席等曝光率大增,為會員說出心底話及爭取合理權益。

  最近翻看一張回歸後不久飛哥訪問大Sir的VCD,回顧香港的回歸歷程,大Sir在一九六五年被委任為立法局議員及後擔任首席議員,在殖民地洋人優先年代,他如何為華人爭取平等及改善香港管治,他亦談及一些鮮為人知及影響香港前途的舊聞,他們當年亦想過香港脫離英國統治而獨立,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於一九七六年在聯合國宣佈香港是中國固有領土及不承認其殖民地地位,他們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已對香港有承擔,獨立不可能是出路,只是何時中國決定收回香港。一九七八年他成為行政局議員,不久,香港前途問題提上中英議事日程,大Sir引薦「青年才俊」飛哥入政壇,而中方亦希望大Sir加入,他自知很難分身,促成香港商人安子介成為國家領導人。

  中英談判香港前途問題,港人被排除於外,但他們奔走於北京和倫敦,為港人爭取最大利益及向北京表達意願,他們提出的「主權換治權」和爭取港人「居英權」等均一一落空。

  回歸前,他們有機會問鼎特首之職,但大Sir年事已高,拒絕了國務院港澳辦主任魯平的建議;而被在一九八七至九二年擔任港督的衛奕信認定為特首人選的飛哥,亦因衛奕信被彭定康取代而告吹。

  憑二人長期在政壇的經驗和曾參與香港前途談判,如果他們成為第一任特首,定必改寫今天香港歷史。但歷史沒有如果,只有教訓和經一事長一智。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