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鴉片煙與咖啡

  近年香港街頭巷尾都有新興的咖啡精品店,專賣不同味道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咖啡,更有本地出產的,而粉嶺鶴藪綠田園更推廣及種植環保「樹蔭咖啡Shade-grown coffee」——種植於疏菜與樹林之間。

  英國人佔領香港初期,英軍和來港歐洲及印度人帶入飲咖啡習慣,但華人以飲中國茶和白開水為主,不知這些西洋飲料是甚麼。那時咖啡豆輸入香港,一定經海路碼頭由苦力從船上擔抬托上倉庫,苦力因長期體力勞動,身體不同部份痛症非常嚴重,那時一般和最有效的止痛方法是吸食鴉片煙或飲鴉片煙水。在偶然機會下,有苦力發現用洋人的咖啡豆煲水有提神及止痛功效,慢慢撿拾倉庫地下在搬運時留下及壓碎的咖啡豆,用瓦煲熬中藥方法將之煮成藥湯飲,和鴉片一樣有提神和止痛作用,同樣上癮,但比抽鴉片簡單和經濟。咖啡湯慢慢取代了部份鴉片煙,成為提神止痛之藥,卻上了飲咖啡癮,有些人不習慣其苦澀味,嘗試用不同方法去改良及加強藥效,包括加入雞蛋殼或中藥等去煮,亦有一些人加入在運輸時損壞了的罐頭煉奶來飲用,各適其適。

  飲咖啡一直是洋人和高級華人的日常和社交飲食一部份,普羅華人一般只作提神之用,和服中藥差不多,他們較喜歡喝中國茶,因茶溫潤,價錢較平,而咖啡刺激腸胃又昂貴,因那時咖啡一般從歐洲和南美洲等地經長途海路運到香港,後經加工,不是一般市民可負擔,加上其苦澀味不是華人喜歡的味道。

  直至一九二○年代,東南亞特別是越南(法國人引入)開始有咖啡出產及外銷到港或經港轉運到國內供洋人飲用,香港街頭大排檔開始出現有咖啡(加煉奶)和其他油份較高的食物一齊進食,一般是用瓦煲煮破開的咖啡豆,用盛載麵粉布袋造成的袋濾走咖啡渣,加煉奶飲用。在五、六十年代出現的冰室將港式咖啡和奶茶引入,慢慢成為冰室主要飲料及香港飲食文化一部份,更向中國和全世界推展。奶茶通俗學Milktealogy更成為一個研究香港至世界奶茶文化的文創項目。有趣的是在六、七十年代紙杯未普遍使用時,大排檔外賣咖啡和奶茶是沖在一個煉奶嘜(罐)的,半開的罐掩就是現今的杯蓋和手挽,今天看來,既環保又有特色。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