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大城小事

  一些評論說因國家安全法在港實施,引發第三波移民潮,第一波是一九六七年暴動之後,第二波是八十年代中英就香港前途談判而引發。香港一向是有很多人移民外國的城市,我小時候很多鄰居從內地來,利用香港這「跳板」移居外國。一九八一年前,香港出生的人就可直接去英國居住,很多新界和離島居民就因務農太辛苦和因人口增加但土地不敷應用,選擇移居英國。

  移民是個人選擇和自由,有人想來,有人想走,很多國家亦看中港人的財富而開方便之門,很多男主人安頓家人後留港「搵錢」,變成「太空人」,衍生很多長遠家庭和子女教育等問題。港人遍佈全世界,香港電台自二○○五年九月周一至五晚上十時半至十一時播出的「大城小事」節目,來自世界不同角落的華人(曾居港)講述他們僑居的國家城市發生的「大城小事」,其實很多是「小城大事」。

  觸及的國家城市分別有摩洛哥、美加、英國、印度、澳洲、泰國、瑞士、德國、俄羅斯、紐西蘭、日本、意大利和內地。內容精采,各以第一去講他們的感受,如何適應別國的生活及生活上與香港的不同,他們大都避談政治,更遑論參與,或這正正是華人在海外的生活態度,遠離政治,言談中他們仍惦念居港的一點一滴,始終在外是寄人籬下!

  很可惜,今年八月十四日周五晚播出最後一集後停播。在最後一周,各主持人紛紛說他們心底的話,我對移民澳洲潘昭強所講的結尾故事感受最深,是他僑居雪梨二十多年的感悟,他說︰「話說一對年輕夫婦帶同年幼仔女在人生大道上趕路,風大雨大,正為無處容身而感到徬徨之際,嚇然遠處見有一所燈火通明的大宅,急步上前敲門,大門打開,是一對金髮碧眼儀容端莊的男女,笑面迎人,恭請他們入內安頓,之後殷勤招待,包食包住,說如喜歡可以長此下去在這裏住過世,直至有一晚,小孩路過樓梯底,儲物室傳來聲音,好奇心驅使打開門,只是裏面有一大班膚色油黑土裏土氣的人,全部五花大綁蒙眼塞口,替他們鬆綁及問過究竟,其中一人說其實這間屋是他們的,收留你們在這裏住的其實是賊!」他用劃公仔不用劃出腸來總結節目。天下筵席無不散,祝福身處不同角落的中華兒女健康幸福快樂,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