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鐵鳥」停飛

  小時候在離島生活,時常望天上飛機,噴氣留下長長的尾巴,媽媽說這飛機能帶我們到很遠的地方,追尋夢想,偶爾聽到隆隆巨響,飛機劃過長空,爸爸說這是美國人去打越南(北越)的戰鬥轟炸機,父親曾參當兵,說這是非常厲害的殺人武器。心裏湧現很多矛盾,飛機既能帶人去遙遠地方追夢,但又是殺人武器,但對小時候的我,這是遙遠的事,飛機每天不停地飛過。

  多年之後,在一航空貨運公司工作,每天出入啟德機場,時常見送機場面,離離合合,機場是一個別離的地方,今天一別,不知何時才相會,或今生今世不相見,很多情侶夫婦亦在此一別便後把多年感情沖淡,勞燕分飛。

  啟德機場有一遠東航空訓練學校,可以實踐夢想,一飛沖天,對我這十來歲充滿夢想的小伙子,吸引力非常大,看看自己符合所有資格,但一看學費和就讀年期,只好望門興歎,不是我杯茶!

  不久加入警隊,有機會乘坐直升機沖上雲霄,在邊境訓練時第一次遠眺深圳農田漁塘,看這一片曾被日軍蹂躪的大好河山,心想祖國何時能崛起,身邊的外籍英軍直升機機師說這是落後的共產中國,聽後眼淚不其然從眼角滴下。無論如何,這是我的祖國,希望她早日繁榮昌盛!

  不知那時開始,搭飛機去外地觀光旅行成為潮流,機場變成巴士站,送機情景少見,不知是航空交通普及還是人冷漠了,相信仍有很多離離合合,終生不再見,每天發生。

  一場疫情使這「巴士站」變回昔日寧靜,我們醒覺放假不必搭飛機出行,不像以往三天假期去台灣或上海,四天假期去北京或日本。以往飛機師和空中服務員是天之驕子,一聲工業行動激起千重浪,現時身價不再。

  宋代著名地理風水師賴布衣曾預言當今世代「鐵鳥橫飛」,他只一半準確,或留一手,下一句是「如不好好照顧環境,鐵鳥便停飛」!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