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韓國仔」

  看了標題,很多人會聯想到是近年的韓風襲港,但今次講的是對警隊應付暴亂的影響。「韓國仔」是警察於九十年代仿效韓國警察引入的一套於暴亂時穿着的一種制服,韓國於六、七十年代暴亂頻繁,暴徒使用較大武力,包括擲硬物和氣油彈等,韓國警察和軍人在應付暴動時發展出一套戰術及防暴制服。

  香港在年暴動後社會回復平靜,沒有大型暴亂,只忙於應付從國內偷渡來港的非法入境者 (I.I.I) (illegal immigrant)及七十年中後期因南越陷落使大量越南人投奔怒海,英國政府宣佈香港為人道收容港,越南船民Vietnamese Boat People (VBP) 湧入,政府興建多個禁閉式船民營來代英國及聯合國收容VBP,由懲教署及警務處分別管理,基於不同原因,包括南北越人的的世仇而引起爭執,難民營衝突非常多和嚴重,需出動機動部隊 (PTU) 入營處理,但不久,PTU小隊亦受襲,包括被掟雞尾酒式汽油彈,那時警隊對此殺人炸彈一無所知,最危險還是PTU只穿一般制服,布料混合膠纖維,非常易燃,一旦被燃燒着的汽油濺到就燒着,為解燃眉之急,很快引人韓國警察應付暴亂有防火功能的制服和有保護頸部墊的頭盔,俗稱「韓國仔/韓國裝」,警察從此發展自己的保護衣物來應付暴亂。

  而二○○五年十二月十三至十八日香港舉辦世界貿易組織第六次部長級會議 ,引來各國反對世貿組織和反全球化運動示威者齊集,迎來世界級遊行示威和最終十多年來的首次大型暴亂,這改變了香港社會運動的生態,其中尤以韓國農民最為激烈,遊行示威方法五花八門,發起多場不同形式由和平 (送花給防暴女警)至暴力 (拆毀路邊鐵欄作武器)的示威及衝突,警隊做足準備,包括派人前往二○○三年墨西哥坎昆舉行的第五次會議觀摩及拍攝世界級遊行示威和暴亂回港作參考及準備,很多示威等方式在香港從未見過,包括睡龍 (用人鏈封鎖道路)等,除研究不同方法應付及如何集中警力及部門協助外,亦透過警民關係組通知有機會受影響的商戶及大廈作準備,購置新式裝備,包括大型水馬和改裝消防車為「水炮車」等,在後勤方面亦加入二十四小時不停的膳食供應和休息設備,人員的心理質素提升及在應付不停暴亂時的心理輔導等,期間警隊經歷前所未有的衝擊,應付自如,使香港成功舉辦了一次世貿會議,很多國家視之為「奇跡」。

         除警隊外,香港很多社運人士亦學習了不同的公眾活動方法,當中,來港的韓國職業示威農民更是佼佼者,也改變了香港社運生態。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