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恩客

  當差不久,二十歲未到已參與「掃黃」工作,很多機會接觸到風月場所女子,那時很多前輩都告訴我們年輕一輩工作時應公事公辦,勿滲入感情,另一方面風塵女子都是「愛金」的,所謂「自古歡場無真愛,秦淮(煙花之地)兩畔空灑淚」,前輩金石良言一直銘記於心,工作時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但見多了和接觸面廣了,就發覺不可「一竹篙打一船人」,她們都是「搵食」,很多時生活迫人和人心難測才變得現實,其實在她們當中,亦見很多「恩客」—她們鍾情的男子,而那些男子亦真心喜歡和照顧她們。在吳君如主演及把妓女心路歷程詮釋得淋漓盡致的電影《金雞》,亦出現多位「恩客」,第一集由梁家輝飾演的「暴牙教授」、胡軍的黑社會大哥、曾志偉演的小偷、最感人是不育但替吳君如供養小孩的黃日華,其他還有惡人張學友、怪癖男黃秋生、古怪嫖客鄭中基和問題醫生黎明等,雖然是電影,但生活上其實真的時有發生,不同時代有不同「恩客」。早年香港石塘咀「公娼」年代,很多那裏的風塵女子都成為富人的妻妾。在我執法生涯亦見不少,在二○○○年後我從港島調到荃灣區工作,那時荃灣有很多不同形式的「色情場所」和公園有很多來自國內的妓女,俗稱「北姑」,最多是在德華公園,在我們大力打擊下,那些妓女轉移陣地到附近屋邨,顧客一般是上了年紀的男士,她們多是以旅客身份到港,逗留一段短時間便要回大陸,再申請來港。

  接觸多了慢慢與她們及光顧她們的男子「有偈傾」,才知區內原來有很多「恩客」,每次那些女士來港,必透過電話與她們一班熟客聯絡,當然有一些是純粹性交易,但亦有很多真的是有感情而成為朋友的,亦見她們和一些單身「恩客」上酒樓,買餸回家煮飯等,為了這份感情,亦見「恩客」和女子到眾安街金舖挑選心儀的金器。

  偶然機會,透過街坊和這些「恩客」傾談,得知他們很享受這過程,特別是一些單身和喪偶的「大叔」,無論結果如何或最終受騙,他們都說能在人生一站和平靜生活中有點漣漪,會加強鬥志和使生命力更強,有「恩客」更笑說這是人生四大喜事之一「久旱逢甘霖」!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