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愛爾蘭 既遠亦近

  香港奧運游泳代表何詩蓓Siobhan Bernadette Haughey為香港帶來「零的突破」,在女子二百米自由泳勇奪銀牌,不但打破亞洲紀錄,亦是香港史上首面奧運游泳獎牌。何詩蓓父親是愛爾蘭人,母親香港人,可選擇代表愛爾蘭或香港出賽,而愛爾蘭泳總曾向她招手,但她強調代表香港參賽感到驕傲,覺得與香港有很強的連繫,因此選擇代表香港。

  愛爾蘭距離香港很遠,但很早已和香港有連繫,早於一八七三年全愛爾蘭仍是英國屬土時(一九一六年復活節,愛爾蘭人不願繼續抵受英格蘭充滿富種族歧視的管治,趁英國苦陷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發動起義,英國被迫答應愛爾蘭分治,其中二十六郡為自由邦,而東北面的六郡仍為英國屬土,稱為北愛爾蘭。一九三七年愛爾蘭獨立為共和國,北愛爾蘭仍為英國屬土管治),已有首位愛爾蘭人由南部Duhallow科克郡Newmarket of Country Cork來香港做警察,隨後同一城市亦有二十多位愛爾蘭人加入香港警隊,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直至近期才由一位於一九一八年一月十二日殉職督察Mortimer O'Sullivan後人奧蘇利雲女士Patricia O'Sullivan和香港警隊協助下,慢慢發掘出來,二○一七年完成及出版了一本書名為POLICING HONG KONG/ AN IRISH HISTORY/ IRISHMEN IN THE HONG KONG POLICE FORCE 1864-1950。書中亦記述一宗發生於灣仔機利臣街Gresson Street駭人聽聞及轟動一時引致多名不同國籍警察殉職案件,包括督察Mortimer O'Sullivan、英籍警員8號 Norman Gibson Johnston、偵緝警長Henry Goscombe Clarke、印籍警員四○二號Moola SINGH、華籍警員八八號KWONG Kui鄺鉅及二九號鄺生,今天閱後仍猶有餘悸。

  另一與愛爾蘭有關的,是在八十年代初中國與英國談判香港九七後前途問題初期,我們一批督察獲「秘密」告知可能會遷至當時仍武裝衝突頻繁的北愛爾蘭繼續為英國服務,後來不了了之。這件事在二○一五年英國國家檔案館The National Archives解密檔案名為「從香港遷至北愛爾蘭The Replantation of N. Ireland from Hong Kong」揭露出來:一九八三年中,中英就香港回歸問題談判期間,曾考慮把五百五十萬香港居民搬遷至北愛爾蘭的科爾雷因Coleraine與倫敦德里Londonderry之間,設立一個新的城邦City State;英國有報章指將港人搬遷至北愛爾蘭除了能振興當地經濟,更能讓北愛的親英派人士相信,英國政府是有心將北愛留在聯合王國內。

  今天我們同愛爾蘭最親密關係相信是他們最早釀成的司陶特Stout啤酒,一般酒精含量百分之七至八,口味較強烈,有明顯焦香麥芽味黑啤酒。

  Cheers!飲勝!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