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7º
  • 87%
  • 2022年5月28日 星期六

猛料阿Sir講古——奇招出奇兵

  疫情紓緩,舊同事都打了針,出來聚聚談天說地,除了談些世界大事外,很多時回味當年在學堂(警察訓練學校)的趣事,今天說起來是趣事,當年是苦事,那時人浮於事,如不是為生活,很多都捱不到畢業,咬實牙根,關關難過關關過,做一輩子警察。

  我入學堂年代,一般入學者都是教育水準不高,大部份是小學初中(中三)畢業二十來歲小伙子,大部分來自較低下階層或家中有成員當差的。每班二十至四十人,教官班主任是一高級督察,副班主任是一名警長(沙展)。班主任是教育水準較高(中學或預科中六/七畢業),教法例,而副班主任教步操、槍械和執行紀律。自衞術和體育則沒有固定教官,是一些體育教官PTI (Physical Training Instructor)輪流教授,很多是警員或處任警長(Acting Sergeant)。

  法例方面只要努力溫習和強記,不難及格,甚至取得優異成績。自衞術和體育亦易學和好玩。最辛苦和最難是步操,沙展教官一般很惡和喜歡「郁手郁腳」的,特別是所謂「見光死」,即在戶外,稍有差池便會遭惡言相向和體罰,那時教官說因畢業後到街上工作會遇上不同困難和被刁難,如不訓練好忍耐力、專注力、體力、情緒商數EQ(Emotional Intelligence Quotient)和放下個人尊嚴便糟糕。所以很多教官有很多奇招去訓練學警,有趣例子很多,如忘記剃鬚就罰在午膳時間企在食堂外拿着鬚刨扮剃鬚;如白腰帶不夠潔白就拿着腰帶和白鞋水示眾;在操場操得不好就罰舉高來福長槍在操場跑圈或全班在烈日下操練直接多人暈倒為止;最慘是星期六、日不准回家,那時寄宿,一星期才有周六下午和周日回家見父母和吃餐好;罰留校更要每半小時換一次軍裝或體育裝輪流去更樓報到。那時有很多很有名的打人教官,他們的花名(朵)有千手神拳、無影腳、李小龍、傻兵、鱷魚仔和神經六等,憑花朵可知其性格和行為。

  今天看來,是不可取的,而受罰更可能終生留下陰影,有些更有樣學樣將奇招用於他人身上,但亦有一些明知這些方法不行,晉身成為管理層後,把奇招改正及引入追上時代的教學方法。

  那時為了在上級檢閱和查房(將所有裝備展示在將上和查察吧叻(Barrack宿舍營房)不被刁難和希望食Good(攞like),很多時都要自掏腰包去購買或保養裝備,例如電鍍肩膊上的警員編號和為皮帶槍袋等上漆;而清潔方面則用上人肉吸塵機,用手拿着膠紙咚瓹窿瓹罅去黐那些塵埃,省/擦銅和洗廁所則是較易做好的工作。

  但事實證明那些年的奇人和奇招,訓練出吃得苦和自身硬(堅強)的奇兵,為香港過去不平凡日子作出貢獻。

前高級警司/警察博物館諮委/通識研究碩士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