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7º
  • 82%
  • 2022年10月7日 星期五

猛料阿Sir講古——楠木正成

  香港有很多人對日本侵略中國和強佔香港三年八個月黑暗歲月的歷史所知很少,究其原因是殖民地時期英國人自己也是侵略者,所以不但不准在教科書提及,大氣電波電視都不准。香港著名媒體人劉天賜在「香港早晨之秘聞」 一文記述:「有一次,借播了左派電影公司的預告片《火燒圓明園》(李翰祥導演),差點弄出大事,當時《火燒圓明園》的評論,由主持人葉特生據中國歷史直言,英法聯軍攻入中國後,趁火打劫,掠去很多國寶,早年可見陳列於大英博物館。此片雖已通過電檢,但畫面上展示了英軍抱瓶子走離火場等場面,播出後總經理陳慶祥即接到兩名港英高級官員黎敦義Denis Bray(筆者註:當時的民政司)及鐘逸傑David Akers-Jones(筆者註:當時的政務司)電話問:「還要不要牌照?」。英國政府何嘗民主?有言論自由?主持人葉特生心有不忿,重申那是事實呀,可惜我們都沒有道德勇氣支持他。」
  香港回歸至今二十多年後,近期才見一些機構和教育局開始多談這段悲慘歷史。我近期都替不同機構和教育電視講授這段歷史,特別是日本人在佔領香港期間,除了把香港工廠機器和車輛輪船等物資充公運回日本外,更強逼香港婦女做性奴(日本人美其名為「慰安婦」)及把所有香港人的財富換成軍票,投降後一走了之,在英國殖民者協助下,至今仍未作出任何賠償及道歉,保守估計單是軍票在一九四五年面值為五十七億港元,當時一層唐樓約值兩萬港元,換算今天是天文數字。
  日本人的向外侵略和好戰基因DNA一向受到鄰國注意,日本在七十年代起出版的「日本防衞白皮書」(一九七六年起每年更新再版)更是這方面的寒暑表,今年出版的更在書面加上一騎着馬的武士,觸動了鄰國神經,畫像似鍾馗與關公騎赤兔馬的合體,雖然日本官方沒有說明那畫像是誰,但明眼人一看便知是日本「武神」,造像豎於東京都的楠木正成。
  楠木正成(Kusunoki Masashige,一二九四至一三三六年),明治時代(一八六八至一九一二年)起尊稱大楠公,為鎌倉幕府(一一八五至一三三三年)後期至南北朝時期(皇室分裂做南、北兩個天皇家族,一三三一至一三九二年)著名武將,在推翻鎌倉幕府、中興皇權中起了重要作用,一三三一年的元弘之變中,加入醍醐天皇發動的倒幕府運動,一三三三年大破幕府征討軍,各地反幕府軍紛紛仿效及乘亂而起,建武政權建立後,他因有戰功被委擔任重要武職,一三三六年五月率領聯合部隊抗擊叛軍軍隊兵敗自殺,死時四十三歲。他一生竭力效忠天皇,日本人以其為忠臣與軍人之典範,被視為「武神」,冠以「智仁勇兼備之良將」和「武略勇士」等名號,他的死更受到日本人的讚揚和崇拜。
前高級警司/警察博物館諮委/通識研究碩士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