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7º
  • 87%
  • 2022年5月28日 星期六

猛料阿Sir講古——昔日「馬路」的事

  沙田馬場未全面使用前,所有與跑馬有關的設施和活動都在跑馬地區,我在該區工作多年,見證當地與跑馬有關的人和事,在該區搵食的人大部份和馬場有關,藍塘道上的豪宅區,以往全是馬夫(馬伕,現稱馬房助理,負責料理馬匹工作)宿舍,很多馬夫與家人在街市經營檔口,所有馬房都在山光道上,每天清晨時份,馬夫拖着馬匹由馬房經山村道下山,於奕蔭街與黃泥涌道電車路之間通過一條斜斜的「馬路」,兩邊建鐵欄供馬匹專用,行人可使用兩邊的梯級,真正的「馬路」。(今天我們稱的馬路與馬匹無關,馬路的「馬」取自蘇格蘭工程師Macadam中譯名馬卡霖的馬,他在一八二○年代設計出兩邊稍斜和不積水的路。)馬匹在「馬路」排隊,待黃泥涌道的車和電車停下便由馬夫牽着踱入馬場,偶爾會發生牽涉馬匹的交通意外,很多時是一些不熟悉該區的人駕車時碰到馬匹或車輛在停下時遭馬匹踢到,除非是情況嚴重和有人受傷,一般馬夫與駕駛者都自行解決,不勞動警方,亦曾試過馬匹被車輛撞死和馬匹走甩在黃泥涌道狂奔。
  那時跑馬地主要有景生和華麗酒樓;另有很出名葱油雞的和興飯店和吃東南亞菜的馬達餐廳,當時的聖安娜餅店都是因為有馬會和馬場熟客而慢慢愈做愈大。
  很多報紙檔和街邊檔口都自誇和馬場有關,負責處理馬尿的馬夫等,事實上很多真的在馬場工作,貼士滿天飛,當然練馬師或騎馬人等到酒樓吃飯飲茶都獲得特別照顧,很多人會問招呼他們的侍應有沒有貼士等,答案當然是有,但準不準是一個有趣問題;亦經常見到一些評馬人觀看晨操,而當時最出名的有董標,他因種種原因,曾被人在跑馬地毆打多次。
  那時因生活困難和娛樂較少,很多人經常說,生意淡薄不如賭博,賭風甚盛,隨賭馬外,有狗和其他非法賭博,在跑馬地駐守更易沾上賭癮,我有一位當時相識的舊同事就因賭而債台高築,須債務重組,提早取退休金來償還賭債,最後騎鶴西去時家人反對其陪葬物有一份馬經,唯有他太太堅持說賭馬始終是他一生最愛,一份馬經最後隨他同登極樂!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