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料阿Sir講古|玄妙的「錯」 - 何明新

「錯」與「對」不是相對的,不是非黑則白,事實上很多錯是經典和有驚喜的,滋潤了嚴肅和刻板生活。我們這一輩經歷了香港足球的黃金時代,七八十年代的「南精」(南華會對精工錶)大戰,是香港甲組球賽有史以來最精采的賽事之一,可媲美五十年代的「南巴」(南華會對九龍巴士)大戰,除了賽事精采外,每次球證有爭議的判決,都是賽後重要花絮和「吹水」話題;球王馬勒當拿Diego Armando Maradona於一九八六年六月二十二日在墨西哥城阿茲特克體育場的世界盃足球半準決賽代表阿根廷出戰英國,他用手攻入一球被球證判為入波(他後來承認確是用手入波的),結果那場賽事阿根廷以二比一獲勝,被稱為「上帝之手Hand of God」而聞名於世。

足球比賽中球證有爭議的判決常有,到後來翻看比賽片段才看到判錯亦不少,成為每場波最引人入勝之處,球證在電光火石下的決定雖然有機會錯,但比賽精神就是他的判決是最終,這個爭議自有足球比賽以來就有,亦是比賽的重要部份,近年因科技進步和足球比賽成為一大產業,加上很多地方都有合法賭波,投注注碼更大得驚人,令人咋舌,相信這是其中一個誘因促使引入科技和在球證背後加一道監察VAR(視像助理裁判Video Assistant Referee)來防止故意和無心之失,國際足球協會FIFA(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 Football Association)於二○一八年更新球例時決定引入VAR,自此很多球證為免麻煩,動不動便要求VAR團隊協助,很明顯少了爭議,但比賽好像在顯微鏡下進行,公事公辦,少了以往的「球味」和爭議判決引起的「過癮」話題。正如有足球評述員說,對VAR又愛又恨!

在收藏錢幣郵票方面,亦有因科技進步和人工智能被廣泛應用而大大降低其趣味性和「尋到寶」的機會,因很多喜歡收藏的人,除喜歡收藏新和靚的東西外,更喜歡正常以外的另類,錯體或稱異體的,以往沒有這麼多電腦和人工智能協助,特別是在最後的QC(Quality Control品質管制)和QA(Quality Assurance品質保證),很多時在製造、印刷、加蓋號碼等程序時出現人為手民之誤或機器失靈而印出與其他有異的,例如鈔票上兩邊冧把不同和郵票漏了打孔等,以往很多在日常生活中有機會找到,但由於精密科技和人工智能,使這些錯體減到機會接近零,大大降低這方面的趣味。中國一句老話「水清則無魚」,三行師傅也說「木刨得正則無木」,如在娛樂和一些可提高生活趣味的日常環節上都太認真,當科技凌駕一切及取代了人的因素,看似是一種進步,但這進步欠缺血和肉,亦未必符合我們所思所想和期望!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