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明新 - 讓居港書法家露一手|猛料阿Sir講古

港鐵是二○○七年底,九廣鐵路和香港地鐵合併而成,分別於一九一○和一九七九年通車,為追上時代,無論車卡和路軌上的枕木等都已改變,唯獨一九七九年地鐵通車時使用的中國書法書寫車站名稱未見有改變,近期更因土瓜灣站命名的「土字」加上一點變成「圡」,引起爭議。究竟應不應引用古字值得商榷,中國古字很多,例如「茶」字源於「荼」,今天意思已大不同,如今天把「上茶樓」,改成「上荼樓」一定有問題和不正確。

另一方面書法是源於古書法家,而不是像英文的copy book照「吸」出來,而是要加上人和地的風格,因人和地是不斷進步和演化,而不是翻閱幾本古籍可以找到。
香港近年的書法發展非常快,每年都有很多大大小小不同的書法展,都展現居於香港的人超強活力和澎湃的本地文化。但很可惜,每次展覽後,只有放回貨倉,未見有地方讓該些鐵畫銀鈎公諸於世。

如香港過往的塗鴉,當時都被投訴而要召喚警察拉人,街頭書法家九龍皇帝曾灶財,當年被控不同罪名被押上法庭時,法官都怕了他,頻頻說My God(我的天)。今天他的香港「御筆」書法已登上藝術殿堂,走入香港M+博物館,可惜仍未有一車站使用。另一方面,數十年來高高掛於香港大街小巷的廣告招牌,字體源用的稱為「李漢港楷」,是香港另一特色書法。

所謂我筆寫我心,不是遠離這都市的人可書寫到香港書法,如近年香港也有很多年青的書法家,他們都寫出一手很有香港特色的「港楷」。農曆年時我曾走訪各區,見有很多小攤檔都有不同的香港書法,無論方式和風格都很能看出,只有居於香港和香港一起呼吸才可寫出香港特色的「港楷」。

之後走入港鐵站,感覺站上的字體和香港味道字體相去甚遠,只是硬繃繃和冷冰冰印於牆上,欠缺一種說不出來的香港味道。忽有奇想,希望下一次港鐵再有車站命名時,香港臥虎藏龍,無數高手在民間,可給居港書法家一次機會,公開徵稿讓他們露一手。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