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77%
  • 2022年6月27日 星期一

何明新 - 被偷走的貪污史|猛料阿Sir講古

英國人管治香港的一百五十年(一八四一至一九九七年),最少一百四十年香港貪污氣風嚴重,真正沒有集團性大規模貪污在一九八○年代初才出現,香港只在回歸前十年多,才沒有普遍貪腐行為。

上月電視播一齣舊電影《金錢帝國》,英文用了總督特派廉政專員公署(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縮寫ICAC)為“I Corrupt All Cops”,Cops是美式英語的警察,故事講殖民地時期貪污,那時很多警察受賄,主人翁是一名華探長樂哥及其貪污集團,當中講到主要是華人貪污,外籍上司為次要角色。這與事實完全不符!

我加入警隊時,正值ICAC成立初期和打「蒼蠅」年代,灣仔當年是「百花齊放的油水區」,刑事部華人警司鄭漢權因行賄外籍高級警司韓德(爛仔亨)和總警司葛柏(電影中提及的兩位外籍高級警官)被捕不久,警隊內人人自危,因當時貪腐嚴重,不是貪污集團成員亦很易受牽連,因很多警察為了生計是被「迫」受賄的,如每周在衣櫃內,由「後生」放下碎銀;去麻將館查牌時獲贈香煙等,不跟隨大隊便飯碗不保。

在普遍貪污年代,資源不足,很多人用各式各樣的行賄方式辦事,高層次貪污,包括政府投標、延後利益、專利權、各類建築和各種「方便」等,牽涉金錢利益之鉅,令人咋舌。一般人見到的,包括市政洗街(洗太平地)時,想「保太平」則先付小費,否則貨物盡濕;申請安裝電話需先行賄電話公司職員;工廠督察查廠房時,會在廠長辦公室脫下外衣,廠長「識做」把鈔票放入督察衫袋;在醫院想飲水要付五元給阿嬸,一些看似尋常或低下層的貪污,其實得上層認可,以及利益都適當地上傳(經中高層)至頂層,當然在殖民地時期,一般中高層是洋人,華人只擔當「笨人出手」角色。

正如在《金錢帝國》阿樂,他隻手遮天,但只是狐假虎威,借洋上司之力。其實他的階級,只是一個初級警員,高級警長,是洋人以華制華,為他們服務的手段之一。為何當年ICAC只打蒼蠅(低下華人階層)而不打大老虎(中高層洋人)?警隊和當時大公司一樣,中高層主要是洋人,像戲中描述只象徵式在逼不得已下,才拘控洋人葛柏和韓德。洋人控制的法庭,不但沒充公他們財產,之後他們被安排移居外國享受「與官職收入全不相稱」的財富呢!

當年,殖民地中高層在決定打貪前,已獲告知及做了很多「戰略部署」,由最早警隊內的政治部分支出的「反貪污部(Anti-corruption Bureau,為後ICAC的骨幹成員),獨立為ICAC前,那些「笨人出手」的華人,大都被安排或被勸喻舉家離港,到與香港沒有引渡安排的台灣或加拿大。他們不屬於移居或移民,外人一無所知。有關檔案和記錄亦被毀滅,或在回歸前運返老家封存,表面上「隻手遮天」的華人已「外逃」,ICAC操控在洋人之手,只是一句沒證據或證據不足,便沒進一步行動,洋人置身事外,加上後來港督順水推舟,利用所謂「警廉衝突事件」,前事不計及特赦所有之前的貪污,這便可把殖民地時期(一八四一至一九七四年),由洋人控制的大規模集團式貪污一章,密密實實地隱藏起來。

很多在加拿大和台灣出生的警察後代,不知他們早輩是殖民地時期在港貪污的「棋子」,而被安排出走到當地,這段時間被安排、勸喻或擔心受牽連貪污而舉家離港的人,雖然殖民地政府不留記錄,但人數相信不少於任何一次香港的移民潮。
前高級警司/警察博物館諮委/通識研究碩士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