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0º
  • 70%
  • 2022年10月5日 星期三

何明新 - 香港特區成立25周年開新篇|新硬幣|猛料阿Sir講古

香港硬幣式樣,除最早期一八六三至一八六六年鑄造的「香港一文」和「香港一千」有所不同外,由一八六三年最早鑄造的維多利亞女皇香港一仙開始,直至回歸前的過渡期一九九三年,都是一面用在位英皇像,另一面幣值。在香港過渡期至今天,亦蕭規曹隨,女皇頭只換上香港市花洋紫荊,但很奇怪,那洋紫荊獨樹一幟,與香港區旗的不同,是誰設計和背後故事一直成謎及引起不同猜測。

翻查香港金管局網頁,才知當時總裁任志剛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在網誌道出這秘密,他是幕後總設計師。他說:「大家看一看手頭上的硬幣,會覺得設計不吸引和沒有特色,稍有藝術細胞的會覺得這算不上是設計,很抱歉,我就是那個設計硬幣的人!這個設計已是我策劃在一九九三年推出這些硬幣時,所能做到最好的,當時的『老大』不願擔起這工作,職責所在,唯有硬着頭皮接過來。《中英聯合聲明》中規定:『凡所帶標誌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地位不符的香港貨幣,將逐步更換和退出流通。』」

假如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主權移交時在市面流通的硬幣依然是女皇頭設計,那便與香港特區的地位不符。如要一夜間把所有硬幣更換亦不可能,即使能在主權移交前鑄造足夠的硬幣,在六月三十日午夜時兌換,亦會對市民造成騷擾,對順利過渡毫無益處,切實可行的解決辦法,就是在主權移交前的早一段時間便開始逐步取代女皇頭硬幣。不過,採用這辦法,要先解決幾個難題,(1)硬幣向來都被視為重要的主權象徵,在移交前便早早取代女皇頭,絕不是簡單的事;(2)在主權移交前流通的硬幣設計已反映香港的特區地位,亦不恰當;(3)無論預早多少時間展開更換硬幣行動,也無可能在回歸日之前取代所有女皇頭硬幣;(4)如規定所有女皇頭硬幣及紙幣都不再為流通貨幣,則可能損害市場對貨幣的信心;(5)貨幣向來都是非常敏感的環節,在處理時要格外謹慎。因此,這是高度機密,牽涉兩個主權國的事情。幸好雙方在此事上衷誠合作,談判非常順利,決定盡快推出一款政治上中立設計的貨幣「直通車」,這安排讓女皇頭硬幣逐步由新設計硬幣取代,而毋須硬性規定女皇頭在1997年後不再為流通貨幣。

剩下來的工作,就是要設計一個在政治上中立的標誌,由於要保密,不能請設計師設計,任務便落在我身上,我假裝要為即將成立的金管局設計標誌,向新聞處取得幾幀洋紫荊的照片,硬幣上的中文字,着人把一段包括硬幣所需文字的文章用毛筆以書法形式寫下來,然後我親手把有關的字體複印,接着做一些美勞剪貼手工,新設計的硬幣就這樣誕生了!但看起來與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實在有點不相稱。為此,要向各位市民道歉,希望大家接受。唯一使我得到一點安慰的就是這設計獲得兩個主權國接納。為了使我不再那麼內疚,不知現在是否適當時候檢討一下現行流通貨幣的設計呢?」

正值香港特區成立二十五年之際,相信是好時機鑄造發行新的硬幣,設計應着重一國兩制,香港國際城市特色,可考慮不同和混合形狀,鑄上總設計師鄧小平頭像、迷人山光水色、自然生態、特色美食和能代表香港的東西等,不但是新貨幣,亦應是一富特色和大家及遊客喜歡的紀念品。
前高級警司/警察博物館諮委/通識研究碩士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