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8º
  • 85%
  • 2022年10月4日 星期二

何明新 - 香港經歷風雨後浴火重生 1946年勝利和平郵票|猛料阿Sir講古

月前一拍賣行成功拍出香港中國郵學會發行的第一枚首日封貼上一九四六年八月二十九日勝利和平紀念郵票一套,拍出價連佣金為港幣三萬多元,創下該枚首日封的最高拍賣價,主要原因是該會第一枚首日封,加上剛戰後能有多餘錢和興致購買一枚當時絕不便宜的首日封的人很少,只有「上等人」和非富則貴的知識份子才可負擔,那時只印製了三百六十枚,實際售出多少個封和最後蓋上首日郵戳的則不得而知,能保存至今已不多,十年前估計在五十枚以內。另一方面,貼在該封上的郵票亦絕不簡單,但可惜因發行量非常大,最少有一百五十萬套(一套兩枚)(當時被日本人殘暴管治後的香港人口剩下不足五十萬),直至今天該套全新或蓋上郵戳的舊票都可以一百元內買到,該郵票設計有一段有血有淚的傳奇故事,很值得回顧。

該郵票的主圖是由日軍佔領香港時,被囚於集中營的前工務局繪圖員鍾惠霖與溫鍾士E.I.Wynne-Jones (香港郵政司一九三六至一九四〇年)秘密創作的,畫稿上有一對皇冠獅子各拿著一面盾牌,盾上分別有「香」和「港」二字,兩旁有中文字「鳳鳥復興」及「漢英大和」,中間的喬治六世頭像兩旁有一對蝙蝠,代表好運和長壽,下方圖案則以火鳳凰化成灰燼後烈燄中重生的傳說,象徵香港歷劫後必有重生的一天,假如當時被日軍發現,他們一定會即時遭槍斃。日本宣佈投降後,鍾惠霖帶著該手稿乘坐軍艦往英國,途中交給一位中國海軍軍官看,軍官指出傳統上中文「大和」是指日本,建議改為「漢英昇平」,後來該畫稿呈上英國及當時香港軍政府,設計被採納用作印製香港的「勝利和平紀念郵票」,原計劃在日本宣佈投降一周年的一九四六年八月十五日發行,但因在英國印刷,運載該批郵票船隻趕不及,故改為在英軍全面從日軍手中接收香港一周年的八月二十九日發行。

借此,我希望把這套郵票送給年輕一代,讓他們了解日本人侵略中國和掠奪香港的黑暗歲月,當時英國殖民政府的不濟,發動戰爭的日本天皇和政府至今仍未作出任何道歉和賠償。不是希望延續仇恨,只是國家歷史悲慘的一章,想回憶,但未敢忘記及珍惜和平的可貴,加上現時日本人因自卑和恐懼對中國人有負面感覺的非常之多,日本人竟向將投下原子彈殺害無數自己人的敵人卑躬屈膝奉為保護神。使我對稱日本為自己「鄉下」的香港人有點心寒,日本絕不是及不配做中國人的故鄉。六七十年代香港有一些地下旅行社特別舉辦一些專供男客人參加戲稱為「報國仇炮兵團」的旅行團,是獨沽一味專帶男客人到日召妓,生意非常之好,那時日本經濟未起飛,色情事業非常之發達及服務價錢相宜,是當時經濟一重要支柱,可以說妓女撐起半邊天。

無論是「鄉下」或「報國仇」,在歷史和道德角度都不正確,這亦提醒為政者及我們正確和重視真實歷史的必要性。
何明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