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蛇齋餅糭雜談

        又到區議會選舉季節,周四截止提名,共有951人報名,角逐431個席位。區選到來,記起2011年時任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在選後的記者會中說,區議會愈來愈「蛇齋餅糭」,並指年輕人循區議會從政之路無前途。「蛇齋餅糭」,成為區議會選舉的代名詞。

  我自己第一次「蛇齋餅糭」經驗,卻來自一個住在荃灣福來邨的老人家親戚的家中。是20多年前了,中秋之日,在老人家裏,看到大大個月餅,是一個泛民議員送的,包裝上還寫明由一個地產大集團贊助,在那年代,大家做事都比較直接一點,也不怕人話「議員商家勾結」。

  老人家話,他投票一定投這個議員。問他這個議員有甚麼好,他也說不出來,老人家的女兒說,「這個議員有一次上來逐家拍門,和爸爸握過手嘛,握一次手,講唔夠兩句話,爸爸記到O依家,次次投票都投佢㗎。」女兒又爆料,某議員好識做,中秋派月餅、端午節送糉,老人家非常受落。我直接了解到「餅糭」加握手的威力。

  也是差不多時候,90年代初,到台灣採訪立法院選舉,親眼看到在票站門口,有穿西裝助選人士,在口袋拿出利是,派給選民。後來和台灣朋友談起,他們話自己好公平,國民黨、民進黨的利是都照收不誤,然後按自己的意願投票。所以在各地民主選舉,都有候選人踩界派甜頭,但台灣近年直接派錢的行動的確是收歛了。

  在區議會選舉,「蛇齋餅糭」有效,但當大家都搞,作用就中和了。好像我上面說的福來邨老人家,開始時只有那個泛民議員派「餅糭」,其他人沒有派,他就佔盡優勢,但當人人都派時,他的優勢就不明顯了。10年過後,老人家不再投票給這個泛民議員,改投給一個地區人士。老人家女兒又爆料,話那個泛民議員10年都無上來握手了,但那個地區人士專門做區議會議員,上來密一點,老人家就移情別戀了。

  所以當人人都派「餅糭」時,就要加上兩錢肉緊,要勤力點落區「關心」市民了。這裏又想起2007年馮檢基差點落馬的故事。民協馮檢基是區選老將,80年代就玩,老巢是深水埗麗閣邨,2007年工聯會和民建聯派一個年輕成員范國輝去挑戰馮檢基,事前無人睇好這個新人,怎料最後馮檢基得票為2115票,而對手范國輝就有2030票,馮檢基僅以85票之微壓倒對手,4年間蒸發逾千票。

  事後聽一個民建聯負責人講,事前無人估到這個新人有這麼大殺傷力,否則調動多少少資源幫他拉票,就可當選。而這個新人范國輝無做過甚麼特別的東西,只是勤力落區,例如落雨會用大聲公叫公公婆婆關窗。不要以為這些事情好低能,在地區選舉,就是這些人會當選。選民亦不傻,馮檢基身兼區議員和立法會議員,選多另一個人出來做區議員,多一個人服務居民,有何不可?反正馮檢基還是立法會議員。

  建制派和泛民在各級選舉中惡鬥多年,好多老議員都做到「滑牙」,叫他們再去洗樓握手叫人關窗,他們真的不想做,所以無論建制或是泛民的老議員,「蛇齋餅糭」照派,但真人不到選舉前夕不會出現,結果造就空檔,讓新人入場狙擊他們。建制派在地區的資源和人力較多,所以在區議會這種細選區就佔優了。所以今次雖說是佔中後第一次區選,但估計最後還是講地區實力,才是取勝關鍵。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