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一片雪花的責任

  看到一條短片,真的很感動。影片是在下午四、五時拍攝,地點是在中環卑路乍街,暴力示威者把大量磚塊欄杆等掉到馬路上,阻礙交通。有過路女途人主動清理在路面的磚塊等雜物,後來見到一名外國男子加入,隨後加入清除路面上雜物人愈來愈多,他們互不交談,只是默不作聲地清理路面,讓馬路回復原狀。人人出一分力,希望社會回復正常,重拾和平,這只是一個很卑微的願望。

  我當時想,連普通市民都懂得做的事情,而公務員、特別是政府高官,究竟做了甚麼事情呢?

  昨天也看到了另一短片,見到一名中年男子被一群暴力示威者追打,被打得頭破血流,有留言指被打的男子是一休班警員,真相如何,也說不清。事發地點在一部消防車的旁邊,片中見到有消防員在旁,但袖手旁觀,並無制止示威者不要打人,連規勸一聲也沒有。被打的男子最後衝上了消防車躲避,影片就此完結。

  這些袖手旁觀的消防員,究竟有沒有良知?他們可能覺得制止別人打人,不是他們的責任。這種事情已經發生了很多次,那次有一名的士司機被圍毆至瀕死,也見到有消防員在旁邊,也沒有施以援手。日前,有報道證實有兩名消防員因為涉嫌干犯刑事案件而被警方拘捕。紀律部隊都冷漠如斯,連一個挺身而出去制止暴力的普通市民也不如。更不要說有些人脫下制服,就變身暴徒,參加暴亂。其實,這些公僕的心態很簡單,若不是完全認同違法示威,便是一種冷漠的「雪花心態」,他們覺得事不關己,只要避在一旁,不燒到自己身上就可以了,可繼續享受高薪厚職,逍遙快活。

  我之前在文章中引用過法國思想家伏爾泰的名句:「在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會承認自己的責任。」在雪崩之後,沒有一片雪花可以逃避責任,雖然他們自己並不承認。這種「雪花心態」,在政府之內、在社會之中,極其普遍。早前見到衛生防護中心公佈處理催淚煙的建議,說如果接觸了催淚煙,就需要清洗皮膚、洗眼和更換被污染的衣物。由於示威者不斷質疑警方放催淚彈是「催淚彈放題」,衛生防護中心便作出如此回應。當我見到這個要回應,真是笑得合不攏嘴,笑這個政府真是太荒謬了!人家作出「催淚煙放題」的質疑,是從方方面面去針對警察的行為,衛生署走去和應,就等同幫對手一把,去質疑警方施放催淚煙。問題是如果沒有暴力違法示威、堵塞道路、掟汽油彈,防暴警察需要施放出催淚煙嗎?

  這種「人問你就答」的愚笨行為,源自一種自保心態。為甚麼衛生防護中心不出一些指引,關於被天拿水照頭淋加上被人點火時,應該如何應對?或者樓下的店舖被縱火,濃煙滾滾,會對樓上的居民的健康有何影響呢?又或者消防處也可以出些指引,當遇到樓下店舖被人放大火時,樓上住客如何逃生呢?

  我覺得是否也應該有人問問衛生署,政府高官拿這那麼高的工資,他們的IQ理應比一般的市民高,但看似不像,是否捉高官們去做做IQ測試,然後公諸於眾呢?只要你肯去問,恐怕衛生署也會有一個答案。

  早於今年七月,我已經講過「六七暴動」時的港英政府如何應對。當時整個政府高層變成了一個防暴心戰室,每天都在部署如何打防暴戰、打輿論戰,從沒有聽過當時的港督戴麟趾,說要與暴動人士對話。如今香港這場暴亂已拖了五個月,未見到政府有一個抗暴心戰室,只見不同部門各自為政。衛生署出防催淚煙指引,地政總署則說中銀門外那些防止暴徒破壞的裝置是違法、是僭建。拖着拖着,整個社會的人心便變壞;拖着拖着,暴戾便就變成膿瘡,腐蝕着社會的肢體、腐蝕年輕人的大腦。

  當每個人都是一片不負責任的雪花的時候,整座雪山遲早都會崩掉。香港政府如果不是有中國政府這個大後盾,恐怕早已垮台。特區政府如何振奮精神,組織整個政府全力抗暴,是如今的最大要務。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