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硬抄顏色革命的劇本

  警方在上星期五根據線報追捕一名目標嫌疑人時遭開槍射擊,最後成功制服歹徒,檢獲一支P80手槍。警方其後在附近的大埔翠屏花園其中一個單位內,搜獲一支AR-15長距離步槍、超過二百發子彈和四十四發中空子彈。

  大家應該記得我在十二月九日寫過一篇題為《真槍實彈的後着》的文章,文中指出警方搜獲一枝Glock半自動手槍以及多達一百零五發子彈,遠超一把手槍所需的彈藥水平,懷疑還有其他類似槍枝流落市面,結果果然如此。今次搜出的P80手槍,是與上次檢獲的Glock類似型號的手槍。而更驚人的是還搜到AR-15步槍。警方相信兩宗藏槍案和早前發現兩個炸彈案有關連,將三宗案一併調查,懷疑有人計劃在集會遊行期間使用這些武器,利用長槍在高位射擊,以傷害執勤中的警員或群眾,製造混亂。

  在香港搜出這支AR-15長距離步槍,的確相當恐怖。我在九月十三日寫過另一篇文章,題為《烏克蘭經驗:自導自演的神秘一槍》,當時,反修例運動已持續了三個月,暴力苗頭壓而不止。我已經提醒風波不會這麼快就完,要小心這可能是烏克蘭革命事件的重演。當年在烏克蘭基輔獨立廣場上,反對派自導自演,指使格魯吉亞槍手,用自動步槍向廣場上的警察及示威群眾掃射,釀成流血事件,令示威不可收拾,成功推翻政府。同樣的劇情,竟然在香港逐步上演。

  普通人對槍械無認識,見到AR-15以為又是一枝運入香港打劫的黑槍。其實打刧何須用到AR-15這種長距離步槍。要注意今次警方搜獲的AR-15,附有加倍瞄準鏡,是預備作長距離瞄準射擊。它更附有環型快速上彈器,準備連續發射。

  AR-15這種輕盈便攜的步槍,由於在美國容易買得到,便成為美國槍擊案的主要殺人工具。AR-15長距離步槍的有效射程範圍可達八百米。在二○一七年十月,美國拉斯維加斯發生槍擊事件,槍手當時在一間酒店三十二樓的房間內,以AR-15長距離步槍向逾三百米以外,在地面的人群掃射。事件導致至少五十九人死亡及逾五百人受傷。

  試想兇徒若在集會高位向人群掃射,AR-15也是香港警察使用的步槍,嫁禍警察殺人易如反掌。更有甚至,若有重大傷亡,迫得解放軍、武警入城維穩,幕後人豈不奸計得逞,證明香港一國兩制失敗,成為烏克蘭革命事件的變奏翻版?

  今次的事件暴露了幾個問題。第一,顏色革命的苗頭已充份暴露。但香港的社會精英,卻並未認清這些危險,還以一個平常心態去看香港發生的事情,應對不足,只有警察乾著急。

  第二,重犯也可以保釋。今次被捕的十八歲男子,去年十二月底曾被警方以非法藏有槍械拘捕,但到今年二月底獲准保釋,本月八日,他未有向警署報到,違反了保釋條件。連藏槍這種重犯,也輕易可以保釋外出,顯示法庭沒有警覺意識,對相關問題的嚴重性沒有足夠的重視。今次歹徒被警員追捕時開槍還擊,試想如果造成警員的傷亡,當天容許該重犯保釋外出的法官,會否受到自己的良心責備呢?

  第三,陰謀是否經過長期部署?這個大火力槍械團伙的部份成員,去年十二月因非法藏槍而被拘捕,警方相信這個團夥計劃槍擊1名高官。看來暴恐思潮早已在港落地生根,正化為行動,只是社會無感而已。

  我們現時好像生存在一個平行宇宙當中,「和理非」的示威者以至一些比較激進的大學生,都可能是出於良知,出來威抗議。但他們卻不知道,與此同時,正有人在背後策動像烏克蘭革命的槍擊事件,把他們和警察的生命,完全暴露在高危之中。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