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上一課看看如何進行顏色革命

  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周五應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邀請通了電話,特朗普想叫中國幫手拉攏北韓重回談判桌,習主席借機發難,警告特朗普話最近一段時間,美方在涉台、涉港、涉疆、涉藏等問題上的消極言行,中國表示嚴重關切,中方希望美方「高度關注和重視中國的關切」。

  外交有來有往,特朗普急於與金正恩重啟對話,怕金正恩聖誕送大禮搞核試。結果搞掂金正恩不在聖誕日玩嘢,特朗普好風騷話「說不準北韓的禮物會是個花瓶呢。」你求得我,阿爺自然來跟你開單,喝止美國在香港搞顏色革命。

  香港暴露出顏色革命的苗頭,就令我想起多年前看中央台一條紀錄片,講述美國如何利用顏色革命,推翻俄羅斯的獨立國聯合體的盟國政權,借此大力壓制俄羅斯發展。紀錄片總結了美國支持顏色革命的各種手段,片中引述當時美國總統小布殊這樣形容顏色革命:「在這些國家推動民主及建立民主制度,最終的目標是世界根除暴政。」

  紀錄片總結美國利用顏色革命搞亂了一個國家的六種手段。手段一:利用非政府組織對目標國家作長期的政治滲透,片中引述一個非政府組織負責人卡拉特米奇指住一張世界地圖,講如何由烏克蘭到格魯吉亞去推動顏色革命,最終針對的是俄羅斯、中國、伊朗等國家。

  手段二:扶持激進青年學生組織為將來上台的美國代理人政權培植骨幹力量,片中講到小布殊同普京會談前夕,暗中跟一大班東歐國家的青年組織負責人會面,大力鼓勵他們搞激進政治運動。

  手段三:操縱媒體為反對派大做輿論,當時這些東歐新興國家反對派媒體仍未太成熟,一些美國人投資的報紙在當地出版為反對派造勢,甚至不介意做假新聞。

  手段四:以援助為名為反對派提供經濟支持,片中提到由美國政府直接資助的NED及由大鱷索羅斯支持的索羅斯基金會,在東歐大力支援反政府組織,直接提供金錢援助。

  手段五:利用或捏造政權領導人的腐敗問題大做文章。

  手段六:對國家執法部門重點滲透甚至是大力打擊為反對派保駕護航,打擊一個國家的軍隊或警察是挫傷這國家政權的最佳手段,因警察軍隊一變節國家政權便倒台。

  看完這六招,在香港似曾相識,特別是培養青年學生領袖一項。回想二〇一二年梁振英上台時,學民思潮出來大力反對國民教育,黃之鋒冒起,如今變成一個二十三歲青年,被美國政府奉為上賓,在野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按他的建議,通過美國《香港人權民主法》,就知道美國要如何吹捧這些年輕人,成為反政府骨幹,鼓動推翻政府。

  美國推動顏色革命的結果,有辦給大家看,香港要仿效的烏克蘭,如今的自由指數在全球仍排在一百〇八位,遠比香港排第三位低,真的不明白為何一個全球自由度排第三的城市,要學全球排第一百〇八位的地方。

  最諷刺的是美國不斷在烏克蘭要推翻一個親俄的政府,當日二〇一四年烏克蘭出現神秘一槍的廣場革命,就是要為推翻當時親俄的總統阿魯科維奇,後來親美總統波羅申科上台,和俄羅斯的關係搞得好差,經濟每況愈下,而且美國只是出口術,並沒有對烏克蘭的經濟大力援助,結果波羅申科的內政搞到一塌糊塗,去到今年五月比喜劇演員出身的澤連斯基打敗。

  澤連斯基上台之初,大家覺得他是一個反俄的總統,但現在看來,他無甚政治立場,因親美無着數,他開始與俄羅斯改善關係。本月九日,澤連斯基在德國及法國斡旋之下,在巴黎和俄羅斯、法國同德國舉行四方會談,想解決烏克蘭和俄羅斯的矛盾。

  澤連斯基在美國及俄羅斯之間遊走,特朗普就是逼澤連斯基去查競選對手拜登,在烏克蘭有沒有貪腐問題,因而鬧出濫權彈劾風波。特朗普開始對澤連斯基不滿,覺得他幫自己不夠,太過親俄,看來美國未來又要發動另一場顏色革命,在烏克蘭推翻澤連斯基。

  這些革命表面看似為了民主,實際只是扶植美國政權,真是「信一成都會雙目失明」。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