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大國興衰 應運而生

  我十分愛讀歷史,相信鑑古可以知今。上周日看了一條歷史紀錄片,內容講一九四五年二月在蘇聯克里米亞半島召開雅爾塔會議。會上,美國總統羅斯福、英國首相丘吉爾和蘇聯人民委員會主席史太林拍下的歷史照片,震撼世界。當時德軍敗象已呈,而美日戰爭有點膠着。三巨頭想盡快結束戰爭,並且重劃戰後世界的新秩序,便在雅爾塔召開高峰會議。其後成立的聯合國,蘇聯瓜分東歐並插手中國東北,都是在這個會議上敲定的。

  雅爾塔會議之後,史太林沒有遵照會議的密約快速插手東歐,羅斯福寫信向史太林抗議,但在幾日之後病故,邱吉爾則意外地在選舉中落敗,那幀三巨頭鼎足世界的照片,頓時成為歷史陳跡。同年八月美國在日本投下兩枚原子彈,日本投降,終結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二戰是西方世界霸主轉換的分水嶺,戰後美國取代英國,成為西方龍頭大佬。歐洲是二戰的主要戰場,英國首都倫敦遭德軍炸個稀巴爛,國家負債纍纍,「日不落國」分崩離析。美國由於國土孤懸海外,沒有受到戰爭影響,還因為戰爭帶來大量軍工用品出口發了大財,並吸納大量德國猶太人的人才和資金,有錢有人才,就在戰後崛起,成為西方世界的霸主(德國猶太人愛因斯坦就在一九四〇年移居美國,並提醒美國總統羅斯福德國正在製造新型大威力炸彈)。美國人並不是特別聰明,但有地運,美國成為西方世界的領導,真的是「應運而生」。

  橫跨歐亞兩大洲的蘇聯,則鯨吞了大片土地,亦成為二戰的大贏家,在戰後與美國分庭抗禮,成為世界兩霸。

  早前我講《易經》,亦提及三元九運,基於星體輪轉,每一百八十年形成一個大運,當中包括三個六十年(甲子),分為上元、中元、下元,每一元有三個運,一運二十年。很奇妙地,用三元九運的循環來看歷史,經常會看出當中的大趨勢。不過,千萬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向神秘和迷信的方向,以為是命令甚至必然。「善易者不卜」,《易經》告訴我們世界經常在變化,沒有事物是恆定的,要觀察其變化的趨勢。而三元九運的循環,剛好可以用來印證國家社會起落升沉的很好分析工具。而「善易者不卜」的意思是說,如果你讀通《易經》,有觀察趨勢變化的能力,單憑自己的分析,已經可以掌握到變化的趨勢,根本不需要求籤問卜。

  我們現身處的三元九運,起於一八六四年,終於二〇四三年。看中國的運程,在對上一個三元九運末段,明顯交上惡運,一八四〇年發生了中英「鴉片戰爭」,開始了連場敗仗之始。至於西方交好運,而中國行衰運的關鍵,是在於英國人瓦特在一七七六年發明了蒸汽機,帶出西方的工業革命,在生產力和軍事能力方面都能快速提升,科技興國,迅速地由農業社會變成以製造業為主的社會。而中國還停留在落後的農業社會階段,閉關鎖國,對外界飛躍發展懵然不知,最終被西方列強侵略,搞得國貧民弱。

  進入現時的三元,由一八六四年至一九二三年的首個甲子(即上元),也是中國快速衰敗的時代,直至上元的末段,中國的運勢開始改變,於一九二一年,中國共產黨成立。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雖然推翻了滿清,但在民族獨立和國家發展兩方面都接近交白卷,執政期間大部份時間由軍閥割據,令中共乘時而興。中國由一九二四年至一九八三年的中元,主要是建立一個統一的新興國家,走民族獨立的道路。中元的初中期,中國與蘇聯貌似友好,其實是貌合神離,直至一九六九年發生「珍寶島武裝衝突事件」,中蘇決裂白熱化,蘇聯甚至威脅中國進行核打擊。中國在中元的末段,開始走出一條與蘇聯決裂,與美國和解的道路,最具標誌性的事件,就是一九七二年美國總統尼克遜訪華。美國在中元如日方中,而蘇聯就外強中乾步向衰敗,中國當年捨蘇取美,亦開始轉運。大國興衰,應運而生,歷史看似偶然,其實運勢輪轉,已屬必然。

         (明天待續)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