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以小碰大 災難纏身

  時來運轉。但大勢轉變時,也只有睇準大勢,作好準備者,才會真正交上好運,無論個人和國家都如是。

  昨天講到在「三元九運」的中元(一九二四年至一九八三年),中國走的是民族獨立路線。的確,獨立自主對當年的中國相當重要。就在對上的一個一百八十年大運的末期,中國在鴉片戰爭被英國打敗,香港島割讓予英國,成為英國的殖民地。英國當時強行把毒品輸入中國,賺取白銀,以平衡其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中國因為國貧民弱,在一場這樣不公義的戰爭中挫敗,還要割地賠款。其後列強先後侵華,在中國境內劃出一個又一個由她們管轄的租界,肆意掠奪。所以,在中元六十年的中段,新中國在一九四九年成立之後,要走出獨立自主的路線,可說順天應人,走對了路。

  但在中元六運(一九六四年至一九八三年),中國卻走上了無限鬥爭的歪路,搞出十年文革,令中國險些陷入滅頂之災。中國確立民族獨立後,理應發展經濟,令國家富強,不斷革命是一條歪路。直到鄧小平於一九七七年復出後,中國才重回正軌。到下元(一九八四年至二〇四三年),堅持發展經濟,搞改革開放,要令中國富強。希望民族獨立和國家富強,正正是一九一九年「五四運動」投射出來,人民對國家發展的期許。

  只有路走對了,國家才會興旺。下元開始,一九八四年中英簽署聯合聲明時,中國人均GDP只是二百五十美元。到了二〇一九年,中國人均GDP已達一萬美元!只用了三十五年時間,中國人均GDP升了三十九倍,讓八億中國人脫了貧,這是人類的奇蹟,未見到有其他國家可以做到。

  世界就似一個多層的球體,同時旋轉。在下元一九八四年開始,在世界舞台,原來世界兩霸之一蘇聯如泡沫那樣破滅,後起的俄羅斯已不可同日而語。世界由兩霸相爭,變成一霸獨大。但地運東移,中國正快速崛興。

  我們用三元九運來分析興替,但不可以迷信,以為命運是注定的。在重大的關節點上,作出明智選擇,會決定你的命運。

  回看香港,在下元的七運(一九八四至二〇〇三年),香港從弱國英國手上,回歸正在冒起的中國,原本十分走運,就像我們本來在搭鐵皮火車,改搭了高鐵列車,我們便可以火速到埗。

  可惜我們吃盡了下元七運之後,到了八運(二〇〇三年至二〇二三年)便出現歪變。二〇〇三年的大遊行,除了因為「沙士」帶來樓價下跌、經濟衰退所觸發之外,亦明顯反對《23條》立法,反對《23條》,潛藏了抗中的議題。香港也由這時開始打正旗號地抗中,經過十多年的醞釀,在二〇一四年九月的「佔中」第一次爆發,到去年六月的反修例運動再爆,滿街滿巷都是英國美國旗號。即使不談愛國情懷,只講城市發展,香港一個只有七百多萬人的城市,選擇與有十四億人口的中國對抗,肯定「無運行」。

  當然,大的不一定會贏,小的也不一定會輸。如果中國如清朝那樣虛弱的話,一個小地方或者也可以把她推倒。但中國如一條正在冒起的小龍,勢不可擋。美國銀行便預測,中美會爆發科技冷戰,但估計去到二〇三〇年,中國終將勝出。中國是如此強大,香港卻要以小碰大,難免災難纏身。

  下元八運的卦宮是艮卦《象辭》說:艮為山,艮卦的卦象是高山重立,淵深穩重。君子觀此卦象,以此為戒,謀不踰位,明哲保身。香港不但不忍隱,而且起而挑戰母體,滿街是「天滅中共」的口號,就算不會招來滅頂之災,也肯定是在浪費時間。

  香港人的態度不改變,選擇與中國對抗,可以想像,在未來的八運和九運的日子,即直至二〇四三年,香港都不會有運行,而這條道路,也是自己揀的。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