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美國貪天下之功以為己力

  講「三元九運」的世界局勢,當然不可以不講美國。

  新年一過,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以無人機發射導彈,擊殺在伊拉克機場的伊朗高級將領蘇萊曼尼,激發伊朗怒火,昨日以導彈射向美軍在伊拉克基地還擊。中東戰火,方興未艾。特朗普聲稱蘇萊曼尼部署襲擊美國,其實蘇萊曼尼去伊拉克是商談沙特提出的和平建議,特朗普這樣指鹿為馬,以強凌弱,隨意謀殺敵對國家的領袖,和我們認識的國際準則南轅北轍,這些強暴行為,可以持久嗎?

  我們身處的「三元九運」,由一八六四年至二〇四三年,在這一百八十年間,如今大勢已現,中國的運勢是由壞轉好,而美國的運勢剛剛相反,是由好轉壞。在三元起始之時,即一八六四年,美國已經是一條小龍,見龍在田,蓄勢待發。雖然和當時世界霸主英國相比,仍有一定差距,但正急速冒升。

  把美國這百多年的歷史濃縮地說,在上元的時候,是美國的龍興階段,去到中元的中段,在二次大戰期間,美國因為有孤懸海外的地理優勢,沒有受到戰火的蹂躪,並大量吸納資金和人才,冒起稱霸。一九四五年二戰結束,美國主導建立聯合國,並且組建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會。她很早便看到,除了軍事優勢,還要建立操控金融的遊戲規則,才可以做真正的王者。

  在中元的階段(一九二四至一九八三年),世界仍然是美國和蘇聯兩強相爭的格局階段,但蘇聯只搞軍事搞不起經濟,漸外強中乾的局面,美國冒升,蘇聯下滑,已經成勢。到下元的七運(一九八四至二〇〇三年),東歐鐵幕崩潰,蘇聯倒台,兩霸變成了美國一國獨大,而美國模式就是最理想的政制,推許美式民主的「歷史的終結」論,也是這個時候提出,這也是美國「飛龍在天」的階段。現時我們正身處下元中段的八運(二〇〇四至二〇二三年),已明顯見到美國轉入「亢龍有悔」的境地。當中有三件標誌性事件。

  第一件是二〇〇一年九一一事件,揭示了美國「以敵人的敵人為朋友」的錯誤策略,美國此前培植出了大量伊斯蘭武裝力量去對抗蘇聯,結果這些武裝力量調轉槍頭,成為了美國的大敵。第二件是二〇〇八年的金融海嘯。美國的金融發展到後段,變成了濫借濫貸的典型,毫無還款能力的人也可以借貸買樓,最後導致金融海嘯。而美國應對金融海嘯的方式是印更加多的鈔票,讓人更容易借錢,這種打類固醇治病的方式,埋下了美國外強中乾的重大禍根。

  第三件是二〇一七年特朗普上台,他對外發動各種類型的戰爭,對內則採取竭澤而漁的方式,大幅減稅,派錢收買人心。

  至此,美國已經到達一個不可救藥的狀況,無論是貨幣政策或者財政政策,都是濫發濫借濫貸濫派,令到美國國債衝上二十二點七萬億美元的水平。俄羅斯率先沽清美債,轉以黃金作為儲備,全世界要遠離美元資產的趨勢,正在慢慢浮現,特別是在央行的層面,率先發生。美國這條老龍,相信會在下元九運(二〇二四年至二〇四三年)開始踏入疾病纏身的爆破階段。

  特朗普的問題是「貪天下之功為己功」,他無底無面出來競選美國總統,唯有貪天下之功。故事源出《左傳·僖公二十四年》:「竊人之財,猶謂之盜,況貪天之功以為己力乎。」意即「偷取他人財物,就被稱為盜賊,更何況是奪上天的功勞,以為自己的?」

  美國原本不會這樣快地走向衰敗,如果美國有英明的領袖,對內實行增收節支的方法,令美國的經濟回復健康,對外採取比較克制的外交軍事政策,本可延續美國的繁榮。可惜的是,選舉制度的最大毛病是令到執政者極其短視,要鞏固自己的民望,既先使未來錢,又以極其誇張的手段挑動戰爭,居天下之功,便加速了美國的爆破。看着美國這條老龍繼續傲慢飛天,卻仍然有香港人想跟她搵食,是否已經太遲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