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芒果乾」將一語成讖

  一個城市的選擇,將決定她自己未來的命運。香港在十一月區議會選舉中作了選擇,台灣在剛結束的總統選舉也作了選擇,兩地的選擇雷同,都是選了一條和中國大陸對抗的道路,這條道路,將會痛苦而且漫長。

  台灣政治,近年都在國民黨鼓吹的「經濟論」和民進黨鼓吹的「主權論」兩極中搖蕩。國民黨認為台灣要拼經濟,民進黨認為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兩種路向一個在南極,一個在北極。

  民進黨蔡英文在二〇一六年上台執政,到二〇一八年十一月,鐘擺一度回蕩到國民黨那一方,他們在九合一選舉中大勝,國民黨韓國瑜在深綠的高雄市勝出,出任高雄市市長。高雄經濟衰足二十年,一度令台灣人覺醒起來,轉投要拼經濟的韓國瑜。

  即使在去年二月,在這場總統選戰起步之初,韓國瑜挾着九合一選舉的超強人氣,民望還領先蔡英文十九個百分點。但自五月底香港反修例風波惡化之後,蔡英文不斷借香港的局面抽水,大力推銷「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恐懼感,民望急湧而上。當中郭台銘退選不和韓國瑜爭,雖然令蔡英文窒了一窒,但香港暴力抗議不斷惡化,卻持續為蔡英文打補針,最後她倒過來超前十九個百分點,大勝韓國瑜,鐘擺又蕩回「主權論」的一方。

  台灣和香港的事態,真是「如有雷同,實屬巧合」,主要有幾方面:

  一、網上散發恐懼。民進黨的網軍厲害,借着香港局勢,在網上大力吹噓所謂「芒果乾」。芒果乾和亡國感近音,民進黨借這個趣趣地的宣傳,力銷不投票給蔡英文全力抗拒大陸,台灣必將「亡國」,這種散發恐懼的宣傳真是高招。

  香港變局的幕後黑手希望暴力示威令大陸出解放軍,阿爺隱忍不發,靠香港警察平亂。幕後黑手就轉為發假消息話「黑警」殺人強姦非禮無惡不作,令年輕人仇恨警察,恐懼暴政。我最近見到一個台灣報社負責人,他問我太子站究竟死了多少人?我說「據我所知是零」。他很驚訝,說台灣網上傳到香港警察把死者家屬也殺光了,很怕台灣變成香港那樣。我只能苦笑,覺得香港的爛局,的確搞亂台灣選舉了。

  二、投票率大爆發。本屆台灣選民總數一千九百三十一萬人,投票率百分之七十四點九,(二〇一六年是百分之六十六點三)。蔡英文得票率百分之五十七點一;韓國瑜得票率百分之三十八點六,宋楚瑜得票率百分之四點三,若將韓、宋相加是百分之四十二點九。年輕人多數投蔡英文。

  香港區議會選舉投票率百分之七十一點二(二〇一五年只是百分之四十三點六),香港本來政治冷感,但今次是風眼中心,投票率爆升得比台灣更多。而區議會選舉反對派得票率是百分之五十六點九,建制派得百分之四十二點三,和台灣的情況出奇地接近,顯示年輕人大面積被動員起來。

  三、深植仇中情緒。投蔡英文票的不是因為她經濟搞得好,甚至和民主無關,主要是仇中向獨。若台灣是3.0版,香港是2.0,香港始終已回歸,香港思潮不如台獨思潮強烈,但已苖頭盡露。香港和台灣,都甘作美國棋子,和大陸對抗,並認為這樣是有良知的行為。

  但世界是互動的,香港和台灣選舉如此,正如《易經》講「有感有應」,大陸必有感應,不會坐而待變。大陸不會如此快走上武統台灣道路,但也不能排除會擦槍走火。我就不會去台灣買樓,何必要冒此風險呢?投資者也很精明,叫他們去台灣炒炒股可以,長線投資就犯不着了。

  二〇〇〇年陳水扁上台,過去二十年,台灣經濟一事無成。台灣年輕人可能不知道,再浪費二十年去玩政治十分容易,台灣可能一語成讖,真會變成一片「芒果乾」,經濟乾枯,這卻會浪費掉年輕人一生中最黃金的光陰。香港的局面也完全一樣,很易浪費十年、二十年。我們的選擇如何,我們的命運必將如何。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