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沙士」超級播毒者前車可鑑

  在武漢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來勢洶洶,確認人傳人之後警戒級別急速提升。以中國傳染病學權威鍾南山為首、包括港大微生物學教授袁國勇的一個專家組,周二抵達武漢了解疫情和提出防疫的指導建議。

  從鍾南山教授的匯報,可以總結出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情況。第一,已確定病毒可以人傳人,原因是已有十五名醫護人員受到感染,其中一名危殆;第二,疫情擴散但未至失控。截至周二,中國大陸至少二百九十八個確診病例,另至少有四個在越南、泰國和南韓,相信主要是由來自武漢的遊客傳播;第三,專家認為關鍵是要防止出現「超級播毒者」。對付這場防疫戰爭,要早發現、早診斷、早治療和早隔離,是最基本和最有效的方法。

  內地戒備快速提升,武漢已停止組織旅行團外出,另外,任何人若瞞報新型流感可被嚴厲罰款十五萬元。內地農曆新年前是春運高峰,如何在數億人流動時防止疫症散播,是極富挑戰性的難題。

  二○○三年的「沙士事件」,香港親歷其境,經歷慘痛教訓。在二○○三年五月「沙士」在香港大爆發之前的半年,二○○二年十一月,「沙士」開始在廣東順德爆發。我有一位朋友的母親是廣州中山醫院的前任院長,當年十二月朋友告訴我,廣州出現不明情況的肺炎,搞到當地的醫院逼爆,那時並未確認是甚麼類型病毒,懷疑是一種新型的「退伍軍人症」病毒(一種通常通過通風系統水霧傳播的病毒)。

  二○○二年十二月,我在報章寫了一篇頭版頭條的獨家故事,首次講述廣州出現不明的肺炎,醫院爆滿。可惜的是,這篇獨家報道未有引起社會太大的重視。結果五個多月之後,「沙士」在香港大爆發,而關鍵在於一名「超級播毒者」。

  這名播毒者是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二醫院的退休教授劉劍倫,他在參加抗疫工作時受到感染,出現肺炎病徵,服藥之後情況有好轉。他在二○○三年二月二十一日,帶同妻子來港參加外甥的婚宴(有一說他想順道來港就醫),他入住京華國際酒店。病毒透過酒店的冷氣系統,傳播到其他房間的五名酒店住客。這些住客其後回到多倫多、溫哥華、新加坡等地之後再傳播給其他人,疫情全球擴散。

  劉劍倫在入住酒店的第二天,病情惡化,走到廣華醫院急症室求診,隨即被送入深切治療病房。廣華醫院的防控做得較好,並沒有大爆發。但一名與劉劍倫同居於京華酒店的二十六歲男子,後來就成為威院爆發的源頭。

  假如當年一早對沙士疫情有認識,在口岸加強防疫檢控,由於劉劍倫過關時已發燒,有機會被發現就直送醫院,避免了京華酒店的感染過程,可以阻止病毒在社區爆發。

  如今針對武漢的疫情,鍾南山等五位專家認為,要控制出現這類「超級播毒者」,以免造成大規模感染。

  看這次武漢肺炎的爆發狀況而言,從發現到現在,大約歷時一個月左右,若對比香港「沙士」的狀況,大約是二○○二年十二月,當年由於對這種新型的病毒毫無認識,恐怕亦有人瞞報,沒有及時做隔離措施,才把病毒散播到世界各地。如今,疫情爆發了兩個星期,便已確認了這種新型冠狀病毒,雖然目前仍未有快速測試和特效藥,但外界較了解情況,嚴加預防,對控制病毒的散播有很大的幫助。

  對抗這次的疫情,關鍵第一是若發現感染個案,便要把病者與其他人隔離,避免病毒的散播;第二就是要大力加強口岸的檢疫,避免讓有發高燒的流感病人出入境,到處播毒。當然,個人也要做足防護措施,例如勤洗手、有病要戴口罩、避免進食生肉等等。

  遇到新型的疫症,千萬不要「當無事」,武漢的疫症已出現人傳人的狀況,要做好疫情擴散的準備,從嚴處理,不能再讓沙士的災難重演。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