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香港專業精神哪裏去了?

  新型肺炎疫情持續,本地有兩宗疑似社區感染,在此打仗關鍵時刻,部份醫護人員開始罷工,如敵軍兵臨城下,守城軍人聲稱不滿主帥作戰方法搞罷工,真讓人有無語之感。

  有人話政府抗疫工作做得差,特別是無法確保本地口罩供應,激起民怨。但不滿政府,和支持醫護罷工,完全是兩回事。醫護罷工不會令抗疫工作做得更好,而是令醫療體系崩潰,隨時自導自演香港被新型冠狀病毒打垮的災難。

   據醫管局資料,今天有二千多名醫護罷工,已對醫管局的服務構成重大影響,除了削減五成預約手術外,由於手術室醫護罷工較多,連一些危重病人的手術如癌症、心腦外科手術也受影響。

  醫管局想力保緊急服務、特別是抗疫工作,但放射科人員罷工亦多,抗疫照X光照CT都受影響。隔離病房人手不足,臨時調配也調配不到。

  醫護在抗疫緊張時刻罷工,置病人權益於不顧,把香港暴露在更大疫症爆發的風險當中。

  但罷工的醫護會說,只要政府完全接受他們訴求,他們不罷工,不就解決問題嗎?

  罷工醫護的眾多訴求,最突出的是全面封關。表面上全面封關有很多市民支持,簡單邏輯是:新肺炎病毒在內地爆發,由內地人傳入,全面封關、特別是禁絕內地人來港,可以阻截病毒入侵。

  政府早前宣佈停了六個口岸,今天再宣佈停羅湖、落馬洲、皇崗、港澳碼頭四個口岸,只餘深圳灣、港珠澳大橋和機場繼續開放。政府說之前停了六個口岸,已令入境人流跌了近六成,再封四個口岸,會令入境人流再跌。

  但香港和內地關係密切,真是這麼容易完全封關嗎?香港無論生鮮食品和生活用品,絕大部份由內地供應,完全封關後這些貨品怎樣運來?全面封關當然不能再由內地司機車貨到香港,香港司機跑去內地再來香港也同樣有染疫問題,同樣不能來港,怎麼辦?武漢封城之初,食品貨品拉到城邊卸下,然後再由武漢派司機出來車,但武漢司機和物流業平時不是做這個工作,根本接不過來。搞出一場混亂後,最近由解放軍組織運輸大隊來接管物流工作。香港要全面封關,單是跨境物流一樣工作誰去接手?

  有女姓朋友今天去超級市場買日用品,但超市無貨,超市員工告訴她因為過去封了幾個關,日用品未運到,所以缺貨。這只是早幾日封了六個關口的後果,如果馬上全面封關,恐怕女性朋友不止要排隊輪口罩,衛生巾也要排隊輪。白米油鹽也沒法保證了。

  全面封關衍生一百個問題,現在的政府容易向壓力讓步,說不定那一天就着決定馬上全面封關,但若然有此一日,希望她事先解決那一百個問題。否則今天一封,明天市面秩序大亂,後天就暴動。要切斷中港緊密的聯繫,不是叫一句政治口號那麼簡單。

  不過話得說回來,叫得最大聲的人,要的全面封關,其實只是「封大陸人來港的關」,這要求表面上是防疫性,其實是政治性。好像政府決定再停四個關口,事後網上立刻有人追問,計一輪數,話仍開放的機場、港珠澳大橋和深圳灣三個口岸,星期日仍有七千三百八十九個內地人到港,佔當天入境一萬一千七百一十五個內地人的百分之六十三,如今不封這三個關對內地人仍中門大開云云。但他們沒有提的是星期日另有十二點二萬香港人入境,遠比一點一萬內地人入境多。無論內地人、香港人若從內地回來,一樣可帶病毒,反覆追問如何禁絕這一點一萬內地人,而不理十二點二萬入境香港人,從防疫角度,是捨本逐末,不過就是政治正確。

  二〇〇三年沙士,香港所有醫護在陣前奮戰,當時台灣醫院有逃兵,包括陳水扁做醫生的兒子,那時香港還笑台灣人不專業。十七年之後,香港在抗疫危急關頭,來一場罷工,香港的專業精神跑到哪裏去了? 香港如今不是被疫症打垮,而是在自己打垮自己。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