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本地經濟將會斷崖式下跌

  本地新型肺炎疫情擴散,有兩宗過去十四天未有外遊記錄,懷疑是本地感染。另有兩宗過去十四天只有短期外遊記錄,也疑似是本地感染。由於新型肺炎的特點是在潛伏期沒有病徵時已可傳染,故更易在社區散播。在抗疫步向高潮時又遇上醫護罷工,令香港抗疫情況,雪上加霜。

  香港正面對一個雙鬼拍門的局面,疫情未過,經濟急滑。過去我說反修例時經濟是雪崩,如今用雪崩不足以形容,叫它做斷崖式下跌,可能更加適切。雪崩雖急,還勉強算連續式滑坡;若是斷崖,就是不連續的急插,一下子跌落幾個台階之下,未來減薪、裁員浪潮將洶湧而至。

  澳門經濟結構比較簡單,疫情對她的影響較易量化。香港周一停了港澳碼頭這個口岸,澳門不止沒有內地客,連香港客也停掉,今天就宣佈暫停賭業半個月。澳門博彩業佔整體經濟的比重百分之五十點五(二○一八年數字,停掉之後這一部份收入為零,粗略估計其他行業如零售飲食等收入減少一半,即整體經濟減少七成半,單計停業半個月的影響全年GDP百分之三點一,若要停一個月,已可令澳門今年GDP減少百分之六點三!

  香港經濟結構較為複雜,更難估計今次疫情的影響。香港二○一九年第四季GDP下跌百分之二點九,去年全年GDP則下跌百分之一點二。正當大家以為今年反修例示威的影響會消退之際,又來一波新型肺炎衝擊,估計今年第一季的GDP跌幅,會遠比去年第四季跌百分之二點九多。

  如今香港關口封剩機場、深圳灣和港珠澳大橋,來港人流估計跌八至九成,內地遊客劇跌,旅遊業收入跌到可有可無地步,連帶各種跨境商業活動大大減少,本地消費也受影響而急促放緩。我自己從來認為,若有抗疫需求,關口該關多少就關多少。不過大部份封關後副作用明顯,對香港經濟活動,會發生幾十年未有的影響。在二○○三年沙士幾個月的高峰期,本地關口無一關閉,和現在的情況很不一樣。

  有熟悉公共財政人士話,睇本地經濟領先指標,零售業總銷貨值是重要一環。統計處公佈二○一九年十二月零售業總銷貨價值的臨時估計為三百六十二億元,按年下跌百分之十九點四,比市場預測跌百分之二十二點三為佳,亦好過去年十一月的百分之二十三點七跌幅。而去年全年零售業總銷貨值估計為四千三百一十二億元,按年下跌百分之十一點一。

  去年的圖畫是這樣的。香港上半年經濟尚可,到六月反修例風波惡化,經濟急轉直下,大大影響旅遊零售業,下半年經濟急滑。到十二月開始暴力示威稍為緩解,零售業的跌幅也稍稍收窄。不過到一月疫情開始惡化,不止經濟反彈願望化成泡影,如今再跌入一個比反修例時更深的深淵中。

  如今旅遊業收入跌到得零頭,旅遊相關消費(如珠寶業)完全消失。疫情影響令市民出街意欲大降,本地消費比去年更差,因暴力示威影響的消費比較地區性,但今次影響卻是全港性。

  由此估計,這次疫情導致GDP的下降,會遠比反修例風波更大,問題是影響時間有多長,這又和是次新型肺炎會否快速結束,抑或會拖到5月後才結束有關。

  還有更慘的是,二○○三年沙士疫情過後,中央開放對香港的自由行,把本地經濟快速從谷底拖出。但今年新型肺炎之後,這場舊戲好難再唱。一則本地人反對很多內地旅客來港,加上內地人因為反修例風波對香港的好感亦大降。

  我們要勒緊褲頭,預備緊日子來臨。而且香港經濟高峰可能已經遠去,風波過後,即使反彈,難復舊觀,無論租金、工資、價格,也要在低位從新尋找平衡。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