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戰時防疫 vs 輕鬆防疫

  中國三月二日新增新冠肺炎確診個案一百二十五宗,同日全球各地新增確診個案是中國的九倍。

  新確診最多國家是韓國和伊朗,兩地疫情爆發,令人擔憂,但看大洋彼岸的美國,累計確診只有一百零二人,美國三點三億人口,這樣少人受感染,卻有很多人搶買糧食甚至買槍,令人費解。在總統特朗普口中,這是民主黨搞的陰謀,他們操控CNN等媒體,製造恐慌,目的是拉他下台。

  但美國出現六宗死亡病例,惹起我的注意,按港大教授梁卓偉推算方法,從死亡數字,大約推算出該地感染人數,以病死率大約百分之一計算,乘大一百倍就是。換言之美國六人死亡,染病人數估計約六百人,而不是公佈的一百零二人,意味另外五百個應被確診者,沒有被確診,他們在社區中自由行動。在美國,即使確診者也不用強制隔離,例如紐約第一個確診者是一名三十九歲的女醫護,由於症狀不嚴重,只是回家隔離。美國應對疫情的輕鬆態度,不但令人眼界大開,亦與其他國家形成強烈對比。

  韓國總統文在寅昨宣佈,全國進入與疫病戰爭狀態,各級政府啟動二十四小時應急機制。韓國大量檢測、全面收治以至封城,與中國應對疫情方式相當接近。即使是英國,由於三月二日單日確診增加十三宗,英國政府嚴陣以待,衛生大臣漢考克表示,若疫情蔓延,將推出抗疫戰鬥計劃,包括禁止大型活動、停課和勸喻公眾不要乘搭公共交通工具等。

  美國政客吹出版本都是一致的,把新冠肺炎病毒說成是流感,特朗普委派副總統彭斯統籌抗逆,彭斯接手後第一件工作就是叫其他人封口,要求所有疫情的對外披露都要經他核准。例如他要求美國國家過敏症及傳染病研究所所長Anthony Fauci(他的權威地位如中國的鍾南山或香港的袁國勇)未經他許可,不可對外討論疫情。

  紐約出現第一個確診後,紐約州州長Andrew Cuomo不斷解畫,其態度也輕描淡寫,引述美國疾控中心講法,指新冠肺炎全球致死率是百分之一點四,而流感致死率是百分之零點六,而美國醫療水準比其他國家高,意指美國致死率會更低。他說百分之八十新冠肺炎患者可自瘉,百分之二十的人會生病和需要就醫,而嚴重患者是長者、虛弱者和基礎病患者,對兒童影響較小。美國講法是把新冠肺炎當成流感,像紐約首例確診病患也沒有到醫院隔離,至於有沒有做全面、嚴緊的科學追蹤,以至把所有與接觸患者的人隔離,可想而知。

  很多人質疑中國有瞞報疫情和採取措施不力,若把各地對疫情的防控嚴厲程度用零到十作比較。美國防疫程度大約是三,武漢在一月十八日鍾南山的中央專家組介入之前是六,中央介入後,一月二十三日武漢封城和二月八日整個湖北領導班子全換後,武漢防控程度是十。現時南韓防控程度看來也有八。

  現時指武漢當日防控疫情不力,主要有兩個關節點︰一是當時武漢假設疫情由華南海鮮市場爆發,當局把這個流行病學史作標準,沒有去過該海鮮市場的病例,基本上不確診。後來有了核酸測試,改以此作確診標準,以當時全國標準,要呈陽性才確診。亦由於這些標準,便沒處理大量染疫的病人,最後大幅加速了病毒在社區中的傳播,增加了死亡病例。直至後來中國改為全面作戰方式,對疑似病例盡收、盡治、盡隔離,局面才慢慢扭轉。

  以武漢早期不夠強硬的情況,對照如今美國,美國更寬鬆,已有核酸測驗,但不輕易去做。現時美國有五個感染路徑不明的確診個案,相信病毒已在社區中傳播,未來或大規模暴發。

  中國作戰式抗疫和美國的寬鬆抗疫,南轅北轍。美國似乎正在賭一鋪,任由國民感染,只處理嚴重病者,希望最後安然度過。正如我昨天分析,要看染疫人數是一千萬人,還是一億人,一千萬人受感染,會死十萬人,若一億人受感染,就有一百萬人死,當大量死亡個案湧現,逼爆醫療系統,造成極大恐慌。或許美國與武漢很不同,最後只有很少人受到感染,但左睇右睇,美國正在豪賭。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