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美新冠死亡率超伊朗好趣怪

  世界各地新冠肺炎疫情有爆發跡象,中國以外以確診數字計,韓國排首位,累計五千六百二十一人確診(截至昨天黃昏),單日升八百零九人,疫情嚴峻。意大利排第二,累計二千五百零二人確診,第三是伊朗,有二千三百三十六人確診。

  看全球疫情地圖,細心研究死亡人數,看出很多問題。韓國有三十一人死亡,累計確診個案五千一百宗,用港大教授梁卓偉的新冠肺炎百分之一致死率推算,死亡人數乘大一百倍,就是當地真實染疫人數。韓國三十一人死,推算確診人數應為三千一百人,而韓國公佈五千六百二十一人確診,比推算數字還高,反映韓國數字較準確。意大利及伊朗情況則差很多,兩國的死亡人數是韓國一倍以上,但確診數字不及韓國一半。意大利有七十一人死,按推算確診人數應超過七千人,但意大利公佈只有二千五百零二人確診;伊朗情況一樣,七十七人死,應有逾七千七百人染疫,但公佈只有二千三百三十六人確診,顯示遠遠被低估,應是檢驗得少,確診人數就少。

  日本更奇特,把「鑽石公主號」郵輪及本土感染確診個案分開,「鑽石公主號」郵輪上有六人死,七百人確診,確診數字正常合理,但日本本土同樣有六人死,但只有二百四十九人確診,估計人數低報百分之六十五以上。「鑽石公主號」郵輪上旅客全部做了核酸檢測,確診數字比較準確,亦真實反映了死亡人數對確診人數大約是一比一百的比例,這樣反過來證明了日本本土確診人數低得不合理。同樣是在日本,醫療方法相同,死亡率相若,「鑽石公主號」郵輪感染者是一個很好的「控制組案例」,顯示日本本土確診數字明顯地報少了。        

  如果以比例來計,美國低報確診人數的比例更是誇張之最。美國有九人因新冠肺炎而死,但公佈確診人數只有一百二十二人,若以一比一百之比,染疫人數應約有九百人,相去甚遠。若然美國確診率是真實數字,當地「新冠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七點四,是世界之冠,遠比意大利的百分之三點一及伊朗的百分之三點三為高。美國如此發達,新冠肺炎病死率可以比如此落後的伊朗還高一倍嗎?若真的如此美國總統特朗普就早該辭職。這是美國主動放棄檢測,把新冠肺炎當成普通流感的結果。

  數字會說話,各國死亡人數告訴大家那些國家低報了確診人數,等如在講大話。

  綜觀上述數字,可以把全球不同國家對抗新冠肺炎疫情的狀況分成三大類。第一類是「作戰型」,這些國家把對抗疫當成一場戰爭,中國、韓國是此類,基本上採取圍堵策略,對病患盡量全面收治、對疑似染疫和緊密接觸者全面追蹤和隔離。這些國家初期可能因醫院及隔離設施不足,有點手忙腳亂,過一段時間後,便可以解決問題。這些國家能夠成功防控新冠肺炎的蔓延的機會較大。

  第二類是「有心無力型」,伊朗、意大利屬於這一類,特別是伊朗,正被美國制裁,國家經濟條件較差,醫療體系落後,再加上宗教原因,令到伊朗疫情急速爆發。不過,伊朗在學習中國抗疫的做法,亦做出一些超乎尋常的抗疫措施,如把中國第六版的《新冠肺炎治療方案》翻譯成波斯文,又動員三十萬名軍人和醫護到全國追蹤排查疫情,甚至臨時釋放四萬五千名監犯,以防疫症在監獄中爆發。伊朗有加強防疫意識,但要視乎其醫療設備是否能夠追上。

  第三類是「寬鬆防疫型」。美國是表表者。總統特朗普的表現相當趣怪,他召集了一個與藥廠的緊急會議,會中敦促製藥企業高管在幾個月內做出新冠肺炎疫苗,而同場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院長福西多次反駁特朗普,稱疫苗研發至少需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時間。但特朗普對他的話不屑一顧,還說自己更喜歡聽到的是「幾個月」,兩人因此發生爭吵。特朗普以不科學的態度去處理疫情,令人震驚。

  可能半年之後,大家便會知道採取哪種方法去抗疫,更為有效。希望是我們多慮,美國最後安然無恙。我只怕她衰起上來,會累街坊而已。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