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崇美朋友,如何解釋美國抗疫亂局?

  美國新冠肺炎死亡人數上升到十一人,但確診個案只有一百五十八宗,按一比一百的比例計,料美國有逾千個感染個案。美國主要集中在西岸爆發,加州因已有一名新冠肺炎病人死亡,宣佈進入緊急狀態。美國是聯邦制國家,各州可自行宣佈進入緊急狀態,但只要聯邦政府沒有動起來,很多需要中央統籌的事情,從打仗到抗疫,都會出事。

  我一直說美國聯邦政府和疾控中心控制了做核酸檢驗的數量,有掩耳盜鈴的問題。美國這情況已經惹當地醫生們怒吼。美國康奈爾大學醫學助理教授、紐約長老會醫院傳染病醫生麥卡錫上電視控訴,說美國聲稱進行核酸測試三個月,但完全控制在疾控中心的手中,核酸試劑送到州政府手上,但卻不允許做測試。紐約州已出現感染案例,但紐約只做了三十二個測試,而其他國家一天便做了一萬個測試。他說這是「國家醜聞」,他有病人懷疑受感染,不斷打電話到衛生部和疾控中心要求核酸測試,但一直沒批准。麥卡錫醫生對主持人說:「我們知道現在美國有八十八例了,到周中,可能就是數百例,下周可能就是數以千計,這存在測試問題。這個狀況糟透了!」

  可能因為前線醫護人員所受的壓力太大,負責指揮抗疫的副總統彭斯周二表示,美國疾控中心將發表新的指引,明確規定任何美國人都可在醫生指導下接受新冠肺炎測試。他說:「我想結束這場混亂,因為一些州的領導人告訴我有問題,而實驗室工作人員稱只有那些症狀超過輕症的人才能進行病毒檢測。」

  彭斯的講法首先承認這是一場「混亂」,其次造成混亂的原因歸咎於「實驗室工作人員」,他因聽了這些「實驗室工作人員」的話才會有過去的做法。這種「老賴」精神,貫徹在特朗普政府的所有施政中。過去一直有人說,甚至包括美國高官也是這樣吹,新冠肺炎等同一場流感,大多數人會痊瘉,這解釋美國為甚麼不願意做大量測試。而彭斯如今突然讓步,說開放做測試,不過背後還有兩個問題。

  第一,真的人人有問題都可以看病、可做測試嗎?在香港,你發燒和狂咳入醫院,醫生聽一聽你的肺聲音混濁,已捉你做測試,怕你成為播毒者,埋單只是一百元。在美國,你沒有醫療保險,你根本不會去醫院,有病就去藥房買藥吃吃就算。在美國叫救護車要一百美元,要測試新冠肺炎要三百五十美元(合共四百五十美元,共三千五百港元),還未計其他醫藥費,沒醫保怎會去醫院求醫?美國至少有兩千多萬人沒有醫療保險,不像香港有免費公家醫生可睇。彭斯說開放測試肺炎,卻沒有說免費啊!美國政府沒有免費為新冠肺炎患者包底治療,隨時會令到大量病人沒到醫院就醫,繼續在社區播毒。

  第二,究竟美國有沒有抗疫策略?大家初時以為美國有策略,狠下心把新冠肺炎當成流感,堅持非重症便不測、不收、不治、不隔離。但現時看來美國政府在壓力之下有所改變,開放檢測,恐怕美國政府其實是沒有策略,只是見步行步。

  我有一位好朋友,他有時是一名崇美者,去年中美貿易戰處於高峰,中國處於捱打狀況,他對我說,美國在各方面都這樣先進,中國跟美國打貿戰,怎可能打得贏?他說美國人做很多商業行為,可能都經過社會科學研究,例如汽水罐用紅色,其實是基於紅色能夠引起消費者的心理渴望。

  我聽後不以為然。以我對社會科學的認識,認為他誇大美國先進性。例如政治學,像福山(Francis Fukuyama)這樣有名的美國政治學家,在一九八九年大談民主制度是歷史的終結,事實證明是錯的。很多美國的社會科學,其實主要為政治服務。我對朋友的講法,只能用「風物長宜放眼量」來回應。

  美國過去行「科學管理制度」,講究決策理性,但自從特朗普上台,變成一個「霸凌制度」,奉行「誰手瓜硬誰便贏」的哲學。美國有六千八百枚核彈頭,有十個航母戰鬥群,是全球最大經濟體,所以隨時單方面撕毀各種協議,迫貿易對手甚至盟友就範,向美國讓利。這是恃惡行兇的表現,背後無理性可言。特朗普之前用這個態度去玩貿易戰,略有收穫。他今次只不過是用同一態度去對抗疫情,他對着病毒怒吼,說「我不怕你」,又對着藥廠大叫「要幾個月研發出疫苗」。把脫離科學的霸凌主義,用在疫症這種需要科學化解決的問題上,自然束手無策。美國這場抗疫亂局,似乎還剛剛開始。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