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油價game theory大鬥法

  新冠肺炎在意大利爆發,當大家以為歐洲甚至美國的疫情是股市的黑天鵝,怎料油價搶先暴瀉,油價竟然在今早亞洲時段短短幾秒之內狂跌31%,搞到環球股市暴挫,另一隻黑天鵝搶先出籠。

  這場油價之災,表面上發生在沙特和俄羅斯兩個產油大國之間。以沙特為首的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有十三個成員國,是傳統中東和非洲的產油大國,石油產量佔全球44%。OPEC是油價的主要議價組織,而俄羅斯領導另一個油國組織OPEC+,共有十個成員國,以俄羅斯為首,領導橫跨幾大洲的其他主要產油國,石油產量佔全球40%。理論上OPEC和OPEC+講掂數,決定油產量,就可以左右油價。美國是重要的第三方勢力,美國由於開採頁岩油的技術大突破,去年成為石油淨出口國,成為另一個主要玩家,但她不直接參加油組議價。

  本來OPEC和OPEC+為應對貿易戰等影響石油需求一事,有一個共同減產每天一百七十萬桶協議,有效期至今年第一季即本月底止。由於協議快到期,又遇上新冠肺炎的衝擊,就醞釀傾新減產協議。上周四以沙特為首的OPEC先提方案,建議由四月一日起每日再增加減產一百五十萬桶(油組減一百萬桶,非油組五十萬桶),限期至今年底,藉此支撐油價。本來大家以為俄羅斯的OPEC+應接受,或提一個減產幅度較溫和的反建議。

  怎料周五OPEC+直接反枱,拒絕OPEC建議,俄羅斯能源部長諾瓦克在離開維也納時告訴記者,OPEC+成員現在從四月一日開始想生產多少原油,各憑所需。換言之,雙方不再傾。

  當大家還一廂情願希望沙特拉攏俄羅斯重回談判桌,沙特皇儲薩勒曼變招,大幅降低原油價格,聲稱如有需要,會將目前日產量九百七十萬桶,增至每日一千二百萬桶的紀錄水平。一場油價割喉大戰開打。看亞洲油價可以幾秒內暴跌31%,相信有局內人事先做好淡倉,等亞洲市一開,再狂沽隊冧油價,其他人事前毫無防備,以一般炒油3至5%按金而言,真是連底褲都被幕後玩家脫掉。俄羅斯和沙特,可能是幕後黑手。

  先講俄羅斯。由於沙特提出減產協議在前,俄羅斯拒絕在後,沙特不是這場災難的觸發者,只是回應者。俄羅斯玩反枱,一魚兩吃,先吃沙特,再吃美國。沙特安排其石油巨企沙特亞美上市失利,最後只能在沙特自己股市上市,未能集到巨資。而沙特的財政深刻地依賴石油收入,油價暴挫其經濟難捱。不過沙特在中東資助很多軍事行動和俄羅斯支持的政權抗衡,挫一挫沙特銳氣,不是壞事。俄羅斯若是有部署行事,隨時因為沽空期油大賺一筆了。

  俄羅斯還想報復美國。美國既制裁俄羅斯油公司,又反對歐洲搭建北溪二號天然氣管道供氣西歐。因為美國頁岩氣要搶歐洲市場,普京早已氣上心頭。如今美國受疫情威脅,頁岩氣公司借貸又高,插低油價,推倒一批美國頁岩油公司,何樂而不為?

  反觀沙特,皇儲薩勒曼以行事激進見稱,被俄羅斯反枱玩了一鋪在前,他竟然不退縮,改玩減價戰和俄羅斯鬥大,以期險中求勝。沙特和俄羅斯其實有一個共同利益點,就是推倒美國的頁岩油公司。過去OPEC和OPEC+的減產量,大多被美國頁岩油增產吃掉,倒過來玩增產,沙特增產能力遠高於俄羅斯,可以搶回被美國公司佔去的市場,所以沙特有沙特的算盤。

  這個牌局實質上是沙特、俄羅斯和美國三大產油局頭的角力,特朗普整天說油價低對選民有利,但油價暴挫,若維持較長時間,就會擊潰一批美國頁岩油公司。問題是美國現在「周身唔妥」,根本無力反制俄羅斯和沙特玩嘢,在這場油價game theory大鬥法中,美國只有硬食的份兒,萬一搞出一場金融風暴,再加疫情爆發,就認真不易收科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