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油價屠龍刀

  油價暴跌,觸發美國股災,這是一場俄羅斯和沙特共同導演的好戲,正好在美國出現疫情爆發時發生,疫情爆發和油價暴跌兩病俱發,時間未免來得太巧合。

  俄羅斯和沙特兩國有甚麼共同點?兩國都不太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俄羅斯和沙特目前各有二十例確診。反觀美國,報稱只有六百八十七例確診,但死亡人數偏高,有二十二人,令人懷疑美國疫情正在大爆發的初段。

  沙特及俄羅斯不受疫情影響,的確可利用這個時機,借油價割喉戰,劍指美國這個老大哥。如果不明白石油市場發展,根本不知道石油是環球政治衝突的主要根源之一。美國在石油大戰當中一直扮演着主導角色。歷史上,美國曾是石油業霸主,一八六〇年美國的石油產量佔了全球總產量百分之九十五。踏入二十世紀,即使全球其他產油國產量快速增長,在一九五七年美國產量仍然佔了全球總量的百分之四十。

  不過,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時,中東石油業進入快速起飛期,當時俄羅斯也將大量石油投入國際市場,動搖了美國石油業在全球的領導地位。再加上美國經濟快速發展,對石油消耗急增,此消彼長,中東成為世界石油市場霸主。六十年代,美國支持以色列在中東大肆擴張,激怒中東產油國,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為了打擊以色列及美國,宣佈石油禁運,暫停出口,造成美國重大經濟危機。美國後來再強力介入中東,扶植沙特成為自己的附庸,大量出售武器予沙特,美國透過沙特,保留在中東的話語權。

  美國國內的石油產量於一九七〇年過了高峰之後一路下滑,從一九七二年日產量一千一百八十八萬桶,下滑至二〇〇八年每日六百七十九萬桶。不過,美國不是省油的燈,在生產技術發展上有重大突破。美國容易開採的油田枯竭,但還有大量石油藏在頁岩深處,美國發展出水壓技術,用高水壓裂岩方法,用水把頁岩中的石油或天然氣逼出來。過去十年,美國頁岩油業迅猛發展,美國石油業重上石油生產國的主要地位,每日平均生產一千零五十九萬桶(截至去年十二月初),僅次於沙特每日一千一百七十五萬桶,俄羅斯則排第三,平均日產一千零三十萬桶。

  美國頁岩油大量生產,去年再度成為石油淨出口國,搶佔世界市場。二〇一六年開始,油價下滑,沙特有財政赤字,希望油價上升,減緩財赤,而俄羅斯飽歷美國經濟制裁,也希望油價上升,經濟藉此喘一口氣,所以由沙特和俄羅斯領導的兩大產油陣營洽談減產。但她們的減產量,卻全被美國油商增產吞掉,俄羅斯和沙特有苦自己知,但只能啞忍。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卻製造了一個好時機,讓沙特和俄羅斯以割價戰重新搶奪市場。

  沙特和俄羅斯祭出減價屠龍刀,其實目標是要擊殺美國的頁岩油業。據律師事務所Haynes及Boone的資料,截至今年一月美國已有超過四百宗的油商破產案。若油價繼續下跌,情況將更嚴重。沙特由於油層處於容易開採位置,平均每桶石油生產成本十美元以下,俄羅斯油田位置沒中東的好,估計生產成本每桶接近二十美元。而美國頁岩油的生產成本由二〇一三年的九十八美元大幅下降至如今大約三十九美元,但加上油商營運成本,每桶成本高達六十美元。換言之,如果油價跌到二十美元,沙特仍有十美元毛利,而俄羅斯打個和,美國頁岩油商每桶要輸四十美元,只需三個月至半年時間,美國將會有大量油商破產倒閉。

  沙特和俄羅斯都不是省油的燈。沙特皇儲薩勒曼夠膽在土耳其使館內生劏反對他的記者卡舒,可知薩勒曼的為人。沙特平日以大宗軍火交易利誘特朗普,但在關鍵時刻,當然敢出招襲擊美國這個競爭對手。

  至於俄羅斯總統普京,出名心狠手辣,即使特朗普是普京一手扶到台上,普京為的是俄國利益,擊殺美國石油業,是挫傷這個勁敵的最佳手段。

  沙特和俄羅斯是要「趁美國病,攞佢命」,在疫情爆發的同時,出寶刀屠龍,抗殺美國頁岩油商,重新搶佔世界石油市場的領導地位。世界本是如此殘酷。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