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最後只有一個防疫對策:嚴厲圍堵

  新冠肺炎疫情在歐洲嚴重爆發,由於遠離香港,本地感覺不強,反而對美股杜指一日大跌二千點反應更加強烈。其實,西歐疫情去到非常嚴峻地步,特別是意大利,該國在三月八日宣佈把全國最富裕,也是疫症爆發最厲害的倫巴第大區以及另外四個地區封城,影響人口一千六百萬人,佔全國四分一人口。但意大利疫情惡化太快,兩日後總理孔特決定全國封城,停止所有公眾活動,包括體育賽事和夜生活等。意大利的確診病例相當嚇人,三月十日累計確診一萬零二百八十三宗,單日新增一千零六十三宗。不要以為累計確診不過剛過一萬宗,相對中國累計確診八萬宗,疫情相對沒那麼嚴重,這樣忽略了一個重要因素,就是人口比例。中國有十三點八億人,而意大利只有六千萬人,意大利人口接近湖北省的五千九百萬人,所以不應該把意大利的疫情和整個中國比較,而是應該與疫情最嚴重的湖北省的數字比較。

  意大利本周二一天新增一千零六十三宗確診個案,以人口比例加權,比較湖北的確診數字,意大利疫情等同湖北省一月二十九日的情況,當日湖北新增確診一千零二十三宗,早已去到大爆發狀況。武漢於一月二十三日開始封城,當日全國新增確診數個案二百五十九宗,其中湖北省佔了一百零五宗。一日後到一月二十四日,湖北省封城急促擴大到十三個市,當天湖北新增確診個案只有一百八十宗。換一個角度,意大利全國封城的嚴厲抗疫措施,比湖北遲了六天,令到疫情早前大幅擴散。意大利抗疫態度由鬆轉嚴,但反應速度落後於疫情擴散的形勢。

  其實,其他幾個西歐國家的新冠肺炎疫情亦不樂觀,截至本周二,法國累計確診一千八百八十八宗,單日新增確診二百八十二宗,以法國人口比例來計,單日新增個案約等於湖北在一月二十五日的情況,當時湖北已全面封城,法國現時仍毫無動靜。德國狀況也不理想,累計確診一千五百六十五宗,但周二單日新增確診三百四十一宗,德國人口有八千三百萬,以人口比例計,德國的新增確診數字等於湖北在一月二十四日的情況,但德國同樣未有全面封城。法、德兩國疫情現況,比湖北在一月二十四日大面積封城時更差,但防疫手段比湖北鬆。結論是不要以為湖北當日爆發得很厲害,如今歐洲正經歷同樣大爆發。如果你當時很怕由內地人傳播到新冠病毒,今日你應該同樣擔心西歐人、甚至埃及人、印度人。明天應該開始擔心美國人,美國染疫人數大約等如一月二十日時湖北的狀態,如不嚴控,一星期後會開始進入武漢封城時的爆發狀態。所以不要再去這些地方旅行,也要防止輸入性感染。意大利的例子告訴我們,在疫症爆發之初,很多國家都不願意採取像中國全面封城、全面停止社會活動的嚴厲抗疫措施。但隨著疫情惡化,政府只能轉向更嚴厲的抗疫模式,別無選擇,沒有一個保持輕鬆的政策選項。因為新冠肺炎的全球致死率高達百分之三點四,大面積感染會大量重症病人逼爆醫療體系,並造成大量死亡,不是那麼簡單地說,感染一下便會痊瘉。在意大利一些疫症爆發地區,醫院根本不能夠應付那麼多蜂擁而至的病人,目前在疫症重災區倫巴第的醫生,已公然表示不會救助超過八十歲及有嚴重呼吸衰竭的病人,騰空病牀救助那些年齡較輕、更在機會存活的患者。在疫症爆發地區,社會基本上無法應付急增的重病及死亡病例,在重大壓力下,政府沒有選擇,最後唯有轉向使用嚴厲的抗疫手段,全面封城,叫停所有社會活動,這只是時間問題,恐怕法國和德國下一步也將如此。世衛說中國採取嚴厲的控疫措施,為全世界爭取了應對疫情的時間。世衛意思是中國做了樣辦給大家看,各國要跑在疫情之前,超前部署嚴肅的防疫措施。可惜爭取來的時間大家沒有用好,卻花了時間去質疑世衛有無偏幫中國,質疑中國遏止疫情的數字是否真實,總之自己就不想付出嚴厲防控的代價,以政治偏見,代替了科學分析。最後她們肯定要吃上大虧,交足學費之後,最後仍然只有一個防疫對策:嚴厲圍堵。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