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佛系防疫」的天真陷阱

  歐美疫情上周末開始急劇惡化,周日意大利單日新增確診三千五百九十宗病例、西班牙二千宗、德國二千一百三十八宗,這些國家已到達湖北大爆發狀況,和我早前預測的時間一致。

  美國周日單日確診開始大幅上升到八百三十一宗,英國單日增二百三十二宗(相信嚴重低估了)。她們只處於大爆發前一周左右狀況,離懸崖不遠了。在疫情中,英國首相約翰遜出盡風頭,他上周五宣佈的「佛系抗疫措施」,舉世嘩然。

  約翰遜話發燒三十七點八度以上的英國人,若症狀不太嚴重就建議不要去醫院求診,只在家中自我隔離七日(染疫也只隔離七日),不要加重醫院負擔,真正的重症患者才去求醫。他說出一套「群體免疫論」,想等全民有六、七成人染疫後,群體會產生免疫力,就不怕今年冬天新冠肺炎再次來襲時會出現大規模感染。

  約翰遜是如今西方領袖之中,最詳細講述這個讓七成人感染的理論根據。回想下七大工業國的抗疫行動,令人相信他們私底下有共識,就是用這套所謂「群體免疫論」去應對疫情。七大工業國包括美、英、法、德、意、加及日本。美國總統特朗普、英國首相約翰遜及德國總理默克爾都曾說過要讓六、七成國民染疫,而包括日本在內的七國在疫情開始時,都盡量控制不做太多核酸檢測,美國亦大力控制檢測數字,去到上周五才轉軚開放免費檢測。但七國當中暫時只有日本控疫比較成功,相信和日本全民潔淨加聽話有關,而意大利則嚴重爆煲,法國、德國的疫情亦開始大爆發。這套全民感染的理論開始破產。

  全民感染理論背後有好幾個假設︰第一,假設國民不會好似中國人那樣這麼聽話留在家中數以月計,認為跟中國做法難以實行;第二,要經濟如這樣停擺一兩個月,付出代價太大,不想接受;第三,相信自己先進的醫療體系可以負荷。

  這一切只是一套理論,比較天真,亦一廂情願。它的最大漏洞是並無假設壓住疫情高峰的行動失效,疫情爆發,大量人群湧向醫院時,會令醫療體系好似武漢那樣超負荷爆煲。武漢其實是中國醫療體系相當發達的城市,但當大量受感染者湧現,醫療體系不勝負荷,最後死亡率急升,武漢的百分之四點九的死亡率,拉高全中國新冠肺炎的死亡率,可見逼爆醫院的效應好得人驚,令本來得救的人失救。如今意大利已決定超過八十歲的重症新冠病人不救,留下病牀救年輕一點的病人,令意大利的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七點三。意國例子令人知道,死亡率不是固定數字。

  以英國為例,他們有六千六百四十四萬人口,如果短期內有七成人感染,兩成人是重症,即是有九百三十萬人會湧去醫院,情況同恐怖片一樣,以英國的醫療體系,醫院病牀只有十二點八萬張,怎去應付一百倍的重症病人呢?中國用十日建一間重症醫院,還有十四間用運動場改建的巨型方艙醫院,全中國有四萬個醫護馳援武漢。英國爆煲,那能如中國那般短期內建醫院,又哪有其他國家的醫護馳援呢?結局是英國大爆發後死亡率高於武漢的百分之四點九,是大概率事件。數以百萬計的人死亡,那個國家可以承受?

  約翰遜操控民意有一手,一直被認為他是脫歐公投的幕後推手。如今他在保守黨政府內重金搞了一個社會行為學的部門,專門去調控民意,他將整個抗疫行動,當作一個政治工程,用很理想化設計,想付出最少的經濟社會代價,哄騙市民不要出街,輕輕巧巧地渡過疫情的洪峰,這一切都只是一廂情願。英國這套群體免疫理論,如果不盡快轉軚的話,最後很可能是以大災難收場。有仔女在英國讀書的朋友,要叫他們撤退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