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意大利拖延了11天,死亡人數變大十倍!

        周四(三月十九日)的環球疫情的大新聞,是意大利單日新增新冠肺炎確診五千三百二十二宗,增幅驚人,累計確診四萬一千零三十五宗,累計死亡三千四百零五人,死亡人數超過了中國的三千二百四十五人。英國BBC報道這則新聞時,不忘在中國死亡人數前加上「官方宣佈」四字,暗示不大相信中國政府公佈的死亡數字,正正是這種政治偏見,影響了西方國家對疫情的判斷,她們往往認為中國造假,輕視了中國的抗疫經驗。

  意大利人口六千一百萬,接近湖北省人口五千九百萬,而中國整體人口是意大利的二十三倍。以人口比例計,意大利如今的死亡病例,比中國嚴重二十三倍!意大利於三月十日封城,若以武漢的疫情發展比較,意大利封城較武漢晚了七至十日,就是延誤了這段時間,令到意大利的疫情嚴重擴大化。意大利確診病例從四千宗到四萬宗,只用了十三天的時間,而死亡病例從突破三百例到突破三千例,也只用了十一天。意大利眼見中國的先例在前,起碼早十天採取行動,可以死少很多人啊!為何不用質疑中國的精力,去學習中國的經驗呢?抓緊時間行動,非常關鍵。

  中國於一月二十三日封武漢,一月二十四日封鎖湖北省及全國,大約三星期之後整個湖北疫情到達頂峰,新增確診人數開始慢慢回落。按湖北的經驗推算,若意大利的疫情走勢和湖北一樣,高峰將於三月底到來。不過,恐怕意大利的情況會比湖北差一些,首先是其封城時間較遲,疫情擴散得比中國嚴重,逼爆醫院的災情比武漢更差,這也是死亡人數飆升的關鍵因素;其次是意大利即使全面封城,但意大利人沒有中國人那麼聽話,意大利封城至今,意大利已經檢控了四萬三千名違反禁足令的人,甚至有些確診病人仍到處走動。國民合作程度不足,影響了疫情防控的效率。不過,總的來說,意大利仍應該有機會扭轉疫情。

  西方帶著政治有色眼鏡看中國,首先是認定中國隱瞞疫情,認定中國公佈的數字造假,心理上排拒中國成功抗疫的事實,甚至認為世衛偏幫中國。中國本周三、周四連續兩日宣佈,內地本土新增確診個案為零,所有新增的確診個案都是由外國輸入。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指中國首次報告本地沒有新增確診病例,是一個驚人成就。

  其實世衛於二月中曾派出專家組到訪中國,在月底發佈了《中國——世衛組織新冠肺炎聯合考察報告》,由於西方國家無視中國的抗疫結果,自然也當這份報告無到。我看了報告,發覺報告對整個新冠病毒的發展和防控,有詳細的追蹤,從病毒出現、疫情爆發、各種人口學特徵、病毒特徵,到中國各種防控方法,都鉅細無遺地介紹。報告最特別的地方是除了總結中國模式抗疫之外,還對疫情尚未爆發的國家,提供防疫意見。

  正如國家衞健委高級專家組組長鍾南山曾多次總結,防控疫情的關鍵是「四早」:早發現、早報告、早隔離和早治療。將重症患者集中交予醫護條件好的醫院治療,輕症患者則集中在方艙醫院收治。密切接觸以及疑似接觸人群則在家中隔離,切斷感染源頭。

  《聯合報告》對還未受疫情影響的國家提出類似建議,包括一、隨時啟動最高級別的響應機制;二、採取干預措施阻斷疫症傳播,將病例隔離治療,嚴格追蹤和管理接觸者;三、快速檢測對阻斷傳播相當重要,要對所有非典型肺炎病者進行檢測;四、所有醫療機構採取最嚴格的防控措施;五、迅速評估公眾對新冠肺炎的認知。

  如果西方國家聽取了世衛這些建議,相信意大利、法國、德國、英國、美國的疫情不會發展到今天的地步,甚至不用封城,也不用承受疫情爆發和大量國民死亡的痛楚。但諷刺地,以美國總統特朗普為首的西方國家領袖,卻做着相反的事情。世衛建議他們加強公眾對新冠肺炎的認識和防範,特朗普卻叫人把新冠肺炎當成普通流感,感染一下便會沒事,又說美國的疫情很快便會消失。另外,也沒有預備要做大量的病毒檢測,當然,所謂的「四早」,更是完全欠奉。凡此種種,都是與世衛所建議的背道而馳,結果就令到國家要付出重大的財產和人命的代價,其實大量的死亡,絕對可以避免。但美國偏偏選擇延誤抗疫行動。特朗普到今天還把心力放在把講稿上的「新冠肺炎」改成「中國病毒」,鬧多兩句中國,可以令美國死少一個人嗎?林肯所說的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即民有、民治、民享)精神,去了那裏?我是一個美國粉絲,不過只是一八六三年林肯發表蓋茲堡演說(Gettysburg Address)那個時代的美國粉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