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大灑金錢穩就業 財政重負後人孭

  政府推出大手筆抗疫基金2.0計劃,其中最主要一項保就業措施,只要僱主不再裁員,政府代為支付員工薪酬一半,每人代付上限九千元,為期半年,光是這措施開支達八百億,若加上其他措施,這一輪掟出一千三百七十五億元,可說是大灑金錢。

  先講清楚新措施是甚麼。政府公佈計劃後,有打工朋友問我,「到底打工仔人工多收九千元,還是僱主可以出少點糧?唔明?」直接答案是僱主出少點糧,差額由政府代付,打工仔收的人工不變。如果是政府透過僱主俾九千元僱員,那叫做派錢,幫不到僱主減少開支,也沒有減少僱主裁員的誘因。

  第一先講政策效果。剛好這個代僱主支半薪津貼計劃,可以和派錢比較。早前預算案建議每人派一萬元,有人建議加到二萬,派多一萬開支增加七百億,和津貼半薪開支接近。多派一萬元市民直接收多一點,直接見錢,會更開心。如今津貼半薪開支,市民的直接受惠感不太強,好評會較少。

  但津貼半薪開支的確有減少裁員的效果。先講講現時做生意遇到情況,疫情之初,大家以為只捱十四日或最多二十八日,比較易頂,蝕一個月絕大多數僱主頂得到。但如今由一月中疫情初爆已近三個月,且未見到盡頭,即使不是最受影響的旅遊、餐飲、零售,其他行業因社會活動大大減慢,生意大跌,已極度入肉,去到僱主彈盡糧絕階段。

  計一條簡單數,以一百元成本做一百一十元生意,賺十元,o依家成本不變生意跌一半得番五十五元,由賺變蝕四十五元。假設成本中租金佔百分三十五,業主減租一成仍要俾三十一點五元,只減少三點五元開支。人工成本佔百分之三十五,本來唯有大裁員減開支,裁二成人可以減七元開支。合共節省十點五元,仍蝕三十四點五元。若這家公司主要請一點八萬元人工以下員工,政府津貼一半,節省十七點五元,變成蝕二十四元,蝕少好多,僱主不止不炒人,仲有彈藥捱耐一點。我要裁一半人以上才多過政府的補貼,僱主為甚麼要再裁員。

  簡單結論是政府再派多一萬元市民會更開心,但津貼半薪卻最大限度地保住打工仔飯碗,阻止失業大增,經濟急滑。

  第二,政策副作用可控。很多人問政府派的錢是否益到打工仔?其實打工仔真正受益是大大減少被公司裁員的風險,這種受益遙遠一點,但很真實。        

  又有人問如何防止僱主濫用,例如僱主攞完津貼就執笠?政府津貼半薪會分兩期發放,第一期在六月開始支付給僱主,僱主無理由只為攞政府津貼,頂多兩個月巨虧不執笠。當然有僱主可在申請津貼前先炒人,這樣防範不了。但換一個角度,新措施不限舊僱員才可以有津貼,請新人也有,請多一個一點八萬元人工的員工,政府代付一半工資,有些行業是人愈多做生意會愈多(例如某些銷售),僱主請多些人有着數,新措施另一方面可以增加就業。總的來說,新政策副作用可控,搞得太嚴,一來很慢,二來受惠人數大減,也失去意義。

  第三,真正問題是財政重負。政府這一輪新措施掟多一千三百七十五億元,再加其他影響,令本年度財赤由原來的一千三百九十一億元大增至二千七百六十六億元,財赤佔GDP由百分之四點八,急升到百分之九點五的高水平。財政儲備由一點一萬億降到八千多億。

  財赤大增,的確是大問題。但環顧世界,從歐美大國到亞洲的新加坡,都大灑金錢津貼僱主支薪減少失業,人做你不做,風險是本地經濟獨蕭條。在這個人人大放水、國國先使未來錢的年代,財政重負,只能由後人來孭了。

  香港的經驗是不能坐擁金山銀山,最後丟掉了江山。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