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蝴蝶效應:從原油負值到香港變局

這個庚子年,全世界出現很多百年不遇的境況。從新冠肺炎席捲全球,到美國紐約原油期貨跌至負值,聞所未聞。

  大家知道投資任何產品,價格可升可跌,一般想法是價格最低只會跌到零,輸清光了事。但買五月紐約期油合約,不但輸清光,周一晚一度跌到負三十七點六美元,換言之,還要倒貼三十七點六美元一桶才可以甩身!

  先講點解可以跌到負數。紐約期油以現貨交收,你買期油合約到月底若未沽,一張合約一千桶原油,你就要收原油。由於新冠疫情影響用油數量大降,原油滯銷,大量用不了的原油儲庫,令油庫飽和,你收到一千桶原油也無處可放。一般交易者不會收原油,近結算就沽出合約。但交易對手明知你收了油也無處放,就乘機插多一刀向下夾倉,令到五月期油跌到負三十七點六美元水平,即是你沽出合約不但一毫子也收不到,還要多付我三十七點六美元去處理原油。這就是淡友挾死好友的操作,也帶來深遠影響。既然期貨可以跌到負值,變無底深潭,以後買期貨的人就極之審慎,令買家減少,油價跌得更甚。

  正如我之前所講,這場油價暴跌的好戲是由沙特和俄羅斯嗌交開始(或者扮嗌交)。雖然兩個國家的主要收入都來自賣油,但在這場油價暴跌的大戲中獲益,因為油價大跌,會將那些在過去幾年搶去沙特和俄羅斯大量市場份額的美國頁岩油公司,置諸死地。有研究估計,如果油價維持在二十美元一桶到年底,將有一百四十家美國石油公司倒閉。如今紐約期油出現負值,造成市場恐慌情緒大增,借了錢給油公司的銀行更會全力催債,美國油公司倒閉的災難,也會加速發生。

  油公司是特朗普所屬的共和黨的金主,他們一身蟻,特朗普也不會好過,卻不能向沙特這個金主及普京這個幕後支持者報復。油價大跌、美股大插、新冠疫情纏繞不去,都對特朗普選情極度不利。美國處理疫情如此失敗,自然要找替罪羊甩鍋,無論是特朗普或者其對手民主黨的拜登,都爭着把中國當成攻擊對象,拜登先後在密歇根、賓夕法尼亞和威斯康辛三個州大賣廣告,斥特朗普取消流行病機制,並且「聽命中國」,在一、二月疫情大流行期間「十五次稱讚中國防疫『努力和透明』」。美國總統選舉,將變成鬥罵中國的鬧劇。現時有美國政客在不同的州份發起向中國索償數以萬億計美元,要中國賠償疫情帶來的損失。有朋友問我,中國面對如此巨額索償怎麼辦?

  我認為這些索償訴訟,在美國法庭要成功勝訴,絕對不難,但中國一毫子也不會賠。中國一月起做了最嚴厲防控,為各國控疫爭取了一個多月的準備時間,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卻「懶懶閒」,將新冠疫情當作流感,爆了煲後要中國找數,中國絕對不會就範。如果美國因為中國不肯賠償,而向中國制裁的話,最後只能夠是全面翻臉收場。反華浪潮甚至可能不止於打打口水戰,最壞情況可以真正開戰,雖然機會不大,但中國一定會做各種預案,以應對疫情過後洶湧的最壞後果。油價暴跌就如「蝴蝶效應」那樣,「一隻蝴蝶在巴西輕拍翅膀,可以導致一個月後德州一場龍捲風暴。」紐約期油暴跌,令到美國這隻受傷的猛獸,再添一道流血傷痕,它自然想找中國出氣療傷。

  當中美陷入極度惡劣關係之時,香港局勢變生肘腋。一方面美國更想借助本地親美勢力製造藉口,狙擊中國。另一方面,中國卻覺得美國無論如何也會借機生事,你用甚麼藉口也不重要。阿爺不再需要顧及中美關係的大局,可以採取最強硬方法,對付他眼中賣國投美的香港政客。

  然而,這些政客還在無底線地挑動阿爺,我們作為旁觀者,只能夠綁好安全帶,等着看這場擦槍走火的慘劇上演。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