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做人不能太特朗普

  西方世界的發展,的確令我大開眼界,超越我所能想像的。美國大力宣傳中國散播新冠病毒,導致這一場大流行。美國媒體上周流傳白宮及國務院正考慮在疫情之後報復中國的方案,包括對中國實施制裁,到加徵新一輪關稅,甚至要註銷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等。

  吹完風出街後,到總統特朗普開腔,就話看到有證據新冠病毒源於中國武漢一個實驗室。但他宣稱毋須走到註銷中國手持的美債這一步,但可以向中國加徵關稅。他認為與疫情相比,中美兩國在今年初達成的貿易協議,已經變得次要。

  這種玩弄輿論的手法,其實挺特朗普的,也是一種期望管理。在今年一月特朗普話「中國抗疫工作做得很好、要代表美國人感謝習近平」,又或者在二月底時話「新冠肺炎只是一場流感」,你若在當時說美國會因為新冠肺炎死六萬人,美國人可能覺得你是瘋的,無可能如此。後來疫情爆發,特朗普馬上說,弄不好美國要死一百、二百萬人,若果死十、二十萬人已經很好了,到如今美國人看到自己國家死了六萬八千六百人(五月四日的數字),又變得很可以接受了,再多一點也受得了。

  美國的政客放料在前,說要註銷中國持有的一點零九萬億美元美債。然後特朗普吹水在後,說暫不要取消美債,加你一點關稅就可以了。只是罰你一下,借你轉移一下美國人的注意,你也不應有太大意見嘛。

  市場反應倒很務實,當正特朗普會打關稅戰來應對。美股杜指上周五跌六百二十二點,昨日杜指期貨再跌三百三十四點,合共跌九百五十六點,港股就跌一千零二十九點。特朗普亮出這一招,惹起我兩點聯想:

  第一,門口的野蠻人。特朗普如今做的事情,令我想起一本美國財經寫實小說的書名:Barbarians at the Gate (門口的野蠻人),這個書名本來是用來形容做槓桿收購的投資銀行家,但用來形容特朗普這一個團夥,其實也蠻貼切。他們就是一夥野蠻人,走到你門口來講一些歪理,最後想把你洗劫一空。

  在美國的語境中,共產國家的領導人,決策只講政治,不講科學理性。對內信口胡謅,欺騙人民,只關心死的經濟,不關心真的人命。對外隨意動武,以大欺小。但上述的事情,那一件特朗普沒有做?美國的總統好像和中國的國家主席換了角色去扮演一樣,連美國東西兩岸較有學識的精英,也只能搖頭歎息。

  第二,狹路相逢勇者勝。聽到美國又說要加中國關稅,很多中國人害怕了,畢竟美國是一個超級大國,表面看她說了算。她說你播毒,那怕找不出一絲證據,也沒有一個國際組織支持,她說了就算,她叫你賠就要賠,但真的是這樣嗎?

  在這場世紀疫症中,在G20的全球二十個有份量的國家中,只有中國和南韓應對得較佳,她們都曾經爆發,但以理性決策和高效運作,快速控制了疫情,令國家付出較少的代價。相反美國以一流的國力,卻因非理性決策和低效的政治化運作,令國家付出比應付更多的代價。一比之下,高下立判。

  看看美韓的軍費糾紛。特朗普要求韓國承擔駐韓美軍費由去年的九億美元,狂升至五十億美元。由於增幅過大韓國無法接受,多次談判無果,後來美方主動將軍費降至四十億美元(仍然大增百分之三百四十四),但韓方只願多付百分之十三軍費,同時承諾通過採購更多美國武器,但美方不接受。特朗普就讓數千在美軍基地工作的韓國僱員停薪休假,等如以韓國員工作人質,想迫青瓦台就範。

  但南韓總統文在寅毫不讓步,企硬立場,決定向被美軍強制無薪休假的韓國僱員,先行代付工資,決定和特朗普玩下去,擺出一副「狹路相逢勇者勝」的架式。文在寅在國內的民望,因而大升。

  做人不能太特朗普,這些極限施壓的花招,多玩會碰壁的,對南韓如是,對中國也如是。美國經濟因疫情陷入蕭條的邊沿,還有能力打一場關稅戰嗎?中國正作全方位準備,部署不同的預案,等着你美國來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