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十字路口 醉漢崖邊漫步

  香港疫情略為紓緩,政府放寬防疫措施。而聚合各界的「香港再出發大聯盟」今天成立,希望香港團結,重新出發。

  這些整合過千人的聯盟,發表的宣言通常比較「行貨」,但今次大聯盟的宣言,有幾句吸引了眼球:「香港今天站在興衰的路口,每一個香港人都應該想一想,是選擇繼續對抗、內耗、沉淪,蹉跎歲月,還是選擇攜手同心、共渡時艱,突破困局、走出困局?不同政見、不同信念、不同階層,『拋開區分求共對』,我們才能早日戰勝疫情,平息亂局,變革發展,再創繁榮。」

  我一直覺得,香港人對危機無感,可能社會太富裕,對甚麼事情也覺得無所謂。多年的立法會「拉布」令香港效率變得極其低下,去年反修例變成一場嚴重的街頭暴力運動,再來一個嚴重的新冠疫情,香港已經完全被打殘,怕只怕疫情過後,再難有二○○三年的沙士過後的V形反彈,而是弱勢反彈,然後是螺旋向下。

  疫情過後,香港若不抓緊機會,聚焦發展,三年五年一下子就過去,機會一去永不回頭,新加坡、深圳、上海、首爾會把香港拋離。香港已經去到向左走或向右走的十字路口,向左,是以政治掛帥的道路,說白一點,就是和阿爺全面對抗。向右,就是以發展為主軸的道路,聚焦經濟,在政治上鬥而不破。在疫情過後,在中美面臨全面對抗的前景下,在十字路口之後,已是萬丈懸崖。

  香港如今,正如一個在崖邊漫步的酒鬼。「崖邊漫步」是一套解釋股票價格的理論。一九六五年,尤金·法馬發表了《股票市場價格的隨機漫步》(Random Walks In Stock Market Prices),正式形成了相關假設。這裏有一個典型「崖邊漫步」的例子,用來形容賭博,就像酒鬼在斷崖旁邊隨機漫步,他邁出每一步,就有零點五二六三的機率把他帶向斷崖,只有零點四七三七的機率把他帶離崖邊。換言之,他邁出的每一步,數學上他等於他行近了斷崖零點零五二六步(兩個機率相減的結果)。

  所以酒鬼不斷地在崖邊漫步,在一段長時間之後,最終都會跌落懸崖。同樣道理,你到賭場買大細,贏面其實只有百分之四十七(因為有部份是賭場通殺的圍骰),長賭亦必輸。

  香港像在進行着同樣的賭博,有人不斷發動香港人,加大注碼,以「攬炒」作政治目標,聲言要佔據立法會過半數,否決所有特區政府的法案和撥款,要求特區政府全面接受他們所有政治訴求,表面上是和特區政府在對賭,其實幕後搞手的對象是阿爺,他們在「兇」阿爺,他在賭阿爺頂不順,最後要全面認輸離場。

  但這場豪賭的風險,是對手拒不認輸,落注者也下不了台,繼續推動香港人進行這種非理性的「崖邊漫步」,最後會把全香港推落斷崖。

  有人見到大聯盟出現,發表各種各樣的批評意見,不是說新瓶舊酒,就是話不外如是。香港人有太多意見,太少行動,太多分裂,太少團結。最後說着說着,不知不覺之間,已經跌落懸崖了。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