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忍、忍、忍,阿爺還會再忍嗎?

        香港新冠疫情又有反覆,一名六十六歲老婦人確診。但是,示威活動並無停止,昨晚在商場的「和你Sing」活動繼續。香港經濟已經極差,旅遊業恢復的日子本來已經遙遙無期,如今繼續爆出這些針對內地的示威,香港營商者,真是如墮冰窖;香港打工仔,亦要承受裁員、減薪、放無薪假之苦;香港的狀況,可以說已病入膏肓了。

  香港這些「攬炒」行動,背後有「理論大師」戴耀廷在指揮,他一路出謀獻策,叫立法會反對派搶奪立法會三十五席以上(即過半數)的議席,他最近更撰文大講香港的「攬炒十步」。

  第一步,政府DQ反對派參選人士,他們會由Plan B人物繼續參選;第二步,反對派在立法會取得超過三十五席;第三步,政府再DQ當選的反對派議員,但DQ需時,反對派仍然主導立法會;第四步,立法會否決政府所有的撥款申請;第五部,立法會否決《財政預算案》,政府解散立法會;第六步,立法會重選,反對派依然取得三十五席以上;第七步,反對派再次否定預算案,特首辭職;第八步,中央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解散立法會,之後成立臨時立法會,協商產生特首;第九步,街頭抗爭劇烈,香港進入停頓狀態;第十步,西方國家對中國實施政治及經濟制裁。這就是反對派攬炒的路線圖。

  西方民主政制無論如何混亂,怎樣不堪,像美國黨派鬥爭,鬥到你死我活,但當國家面對重大問題,例如新冠疫情,美國兩黨仍然保持一致,順利批准救市撥款,在野民主黨從未說過要攬炒共和黨政府。這就是真正的民主,因為參與者要克制而且包容,政府才能夠運作。但香港的反對勢力是想真攬炒,而目標已經清清楚楚寫在他們的藍圖上,就是要西方國家制裁中國,背後動機不說自明,就是所謂的「支爆」(支那爆炸),要推翻中國政權,要大陸變天,要香港獨立。試問有那個政府可以接受到某些人以體制以外的方式,包括街頭暴力、議會濫權,去推翻自己的政權呢?

  我與內地朋友聊天,他們說現時的最高領導比較厚道,比較能忍,對一些問題,一而再,再而三地忍下來了,有句話叫「事不過三」,例如二○○○年發生的「秦嶺北麓違建別墅事件」,在西安市秦嶺自然保護區內,有人嚴重破壞自然生態,違法興建別墅。國家作了五次批示,但仍沒有整改,到第六次,習近平主席派出中央紀委副書記徐令義率領的專項整治工作組,進駐陝西,展開大規模、深力度的排查和整治。違法事件禁而不止,背後自然是有當地高層包庇,結果是包括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的一大批陝西官員落馬。其後中央台把事件經過拍成電視專題片《一查到底正風紀—秦嶺違建整治始末》,並在二○一九年一月在中央電視台播出。

  在阿爺的眼中,香港的局面也好不了多少,二○一七年,香港人說要換走特首梁振英,他換了;特首林鄭上台要與反對派搞「大和解」,他忍了;去年反修例,他撤回了;但是,重複忍耐卻未有帶來一個和諧的政局,反對派變本加厲,街頭暴力、議會濫權,不斷升級,也忍了;最後是公然投美叛國,要美國制裁香港、制裁中國。最好笑的是早前有反對派議員跑到美國「訪問」,公然問美國國務院官員,想如何制裁香港,他們可以幫手準備資料,美國國務院官員說,他們暫時沒打算這樣做,搞得這些投美份子相當無癮。這些叫美國制裁香港的人,真是怕香港不死,發誓要搞到你死。

  中央已經忍了這麼多次,看來現在不會再忍了。要破解香港這個局,不是換人,而是翻盤,不再按反對派的要求行事,不再跌入反對派的攬炒陽謀。作為一個香港人,我的確不想見到這樣的局面,但反對派若堅持攬炒,要搞得香港「無啖好食」,就算你不想理會政治,但政治還是撲面而來,沒有一天安寧、沒有一天穩定,如果你是阿爺,又可以怎樣拆這個局呢?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hd